危难时分北岩银行仍进行股东分红惹来争议

www.999102.com 1

  见习记者 孙晓辉

www.999102.com 2

  本报讯
因次贷危机拖累而陷入资金短缺,继而遭到储户集体挤兑的英国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前译诺森罗克),目前成了三家对冲基金眼中的香馍馍。而北岩银行虽然处境窘困,仍决定继续向股东派发股息。

表面上看,现代陷入的股权分配争夺战,是美国对冲基金的掠夺式获利操作,实质上则似乎是现代汽车的当权派与“在野党”的博弈。对于郑义宣而言,目前如何巩固其在集团中的位置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

  三对冲基金虎视眈眈

作者 |郭岩 张坤 编辑 |王鑫

  据英国当地媒体昨日透露,包括Chris
Flowers,Cerberus和Citadel在内的对冲基金目前正对北岩银行虎视眈眈,三大对冲基金计划以低于面值的价格收购北岩银行价值超过1000亿英镑(约合2000亿美元)的抵押债券,以期在债券到期时赚取差价。此项交易有望为三家对冲基金带来巨额收益,但不会给北岩的股东带来好处。

● ● ●

  以上周五北岩银行收盘价185.2便士为基准,此次交易价值约为9.6亿英镑(19.3亿美元),该价格比年初下滑80%以上。目前,此三大基金已与北岩银行董事会进行会谈。但北岩银行发言人拒绝置评。

作为现代汽车集团第三代掌门人,郑义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北岩银行为英国第五大按揭贷款机构,在受到信贷危机冲击后,成为各大基金的收购目标。但作为北岩银行竞争对手的各大银行因顾忌其当前遭遇的困境,并没有表现出很大兴趣。至少有十几家金融机构拒绝了英国政府以及北岩银行顾问美林

www.999102.com,2月26日,有行业消息传出,以郑义宣为核心的现代汽车集团领导层近日拒绝了美国埃利奥特对冲基金提出的总计7万亿韩元的股息派发以及增加新董事会成员的要求,这引发了外界对于现代汽车未来发展的进一步担忧。

证券提出的挽救请求。

作为韩国现代汽车的第三任掌门人,郑义宣正在从久病父亲郑梦九手中接过权杖。在此权利交接的关键时刻,埃利奥特对冲基金多次对外释放干预现代汽车经营的信号,被外界解读为趁乱巧取豪夺现代汽车的开始。

  危难时分却坚持派息

神秘股东埃利奥特是谁?与韩国现代汽车有着怎样的联系?汽车预言家通过梳理调查,还原神秘股东埃利奥特要求现代派发天价股息背后的利益纠葛。

  另据媒体透露,北岩银行目前已听取了关于是否向股东支付股息的法律意见,并于上周日晚表示,将继续执行早些时候宣布的向股东派发股息的计划,此次股息派发总值达5900万英镑(1.19亿美元)。虽然该公司也表示此举并非法律要求必须做的。

1

  分析人士表示,对于目前正陷入资金短缺危机的北岩银行而言,在当前情形下支付股息是特别敏感的举动。因为北岩银行上周已被迫向英国央行借取高额贷款。股息分派举动可能会激起大家对北岩银行贷款行动的道德批判。

**秃鹫式掠夺 吸空阿根廷经济的对冲基金**

  按照计划,北岩银行CEO阿普尔加思将获得13952英镑的股息,前财务官贝克将获8878英镑,董事长瑞德利将获得6553英镑。北岩银行拒绝透露在当前形势下,高层是否会放弃股息。

在一份公开流传于网络的信息,此次埃利奥特提议现代汽车2018年派发股息4.5万亿韩元,零部件供应商现代摩比斯派发2.5万亿韩元。这远远超出了现代汽车原先预计的1万亿韩元的股息派发。

  银行方面表示,股东们在9月28日之前必须进行股份登记,10月26日将得到每股14.2便士的股息。如果银行不准备支付红利,将会在9月28日之前通告各股东。另外,此次股息派发对希望得到非现金股息的股东,也是有效的。该派息计划最早于7月份宣布,当时还未发生危机。

如此大规模,堪称天价的派息比例,引发了韩国多家企业、媒体的反应,联系到此前埃利奥特在国际上吸血鬼般的资本运作模式,有韩国媒体以“秃鹫式掠夺”总结埃利奥特对现代要求的高额派息事件性质。

  同行袖手旁观

事实上,韩国媒体的报道并不夸张,埃利奥特最大的业务,就是看准时机,抄底不良债权:只要有灾难,你就会看到埃利奥特的发财机会。

  据报道,在过去一周内,北岩银行已向英国央行借款约30亿英镑,约占该行存款总数的10%。不过,英国央行发言人表示,有关数字纯属市场推测。北岩银行发言人对此则拒绝置评。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美国雷曼兄弟濒临破产。在所有的投资者们纷纷低价抛售雷曼的债券之时,埃利奥特以9美分的价格逢低吸纳。之后3年时间里,埃利奥特经过复杂运作,促使美国破产法庭批准雷曼兄弟的债权人偿付计划。最终的债券的偿付价格是21
美分,这一次的投资,埃利奥特就获得了两倍以上的收益。

  北岩银行获英国央行注资消息后,多间分行连续多日出现挤兑。与此同时,短期内有多项融资到期的北岩银行,偏又遇上次贷危机影响下,同业拒绝拆借长期贷款,从而导致北岩银行资金短缺。

尽管从投资层面上而言,埃利奥特的投资眼光称得上是业内顶尖,手段一流;不过作为被投资者,几乎无一例外遭遇“吸血”,而埃利奥特所瞄准的投资对象不止包括企业企业,甚至还有主权国家。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时间拨回到2001年,受到东南亚危机和巴西金融动荡的双重打击,阿根廷国内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阿根廷政府面临950亿美元主权债务违约,不得不发放国债以偿还债务危机。

埃利奥特看准时机,以极低的6.17亿美元,抢购阿根廷国债。随后在2005年和2010年国债到期时,埃利奥特冲基金为首的投资人,无情地拒绝了阿根廷政府的债务重组方案,紧接着更是将阿根廷政府告上法庭,要求百分百全额偿付本息。

经过令人咋舌的手段运作,最终埃利奥特胜诉,成功地从阿根廷带走了22.8亿美元的巨额回报。相比于当初的6.17亿成本价,翻了差不多3.7倍。此次投资令全球资本市场对埃利奥特近乎血腥的手段刮目相看,也让阿根廷损失惨重。阿根廷前任女总统克里斯蒂娜将埃利奥特称为“秃鹫”,称埃利奥特对冲基金几乎吸干了整个阿根廷。

2

**韩国企业的幕后操盘手:美国对冲基金**

此次埃利奥特以股东身份要挟现代汽车给予高比例派息,引发了韩国媒体的强烈反应,也让韩国诸多人士开始反思多年以来韩国政府、企业对于对冲基金的管理、接纳松散的事实。

自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韩国开始力求经济的稳定发展,建成更加开放化的金融市场成为韩国金融的改革方向。2003年,韩国总统卢武铉上台执政,掀起了第四波金融自由化浪潮,旨在将汉城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伴随卢武铉的执政,韩国推行了一系列经济自由化政策,使韩国经济成为世界最为开放,甚至略带松散的金融市场,政府几乎失去了对于金融市场的掌控力。

有行业机构调查显示,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韩国金融自由化,使外国投资者尤其是美国对冲基金持有韩国股市总市值的约50%,卢氏改革又为资本外流打开方便之门,在全球金融市场失控时,韩国门户大开。

多方资料显示,现代汽车集团与埃利奥特最初的接触始于卢武铉执政时期。当时郑梦九执掌的现代汽车集团,正值现代汽车集团面临全球化竞争的关键时刻,埃利奥特主动提出增持现代汽车股份,帮助现代汽车改善现代流。

据接近现代汽车的相关人士表示,郑梦九当时对埃利奥特购买、增持现代汽车股份并不看好,认为以埃利奥特的操作模式,未来将会使现代汽车面临相对不利的境地。

但韩国独特的财阀政治体系,让郑梦九无法坚持拒绝埃利奥特的资金。2006年,韩国卢武铉政府以行贿为由,逮捕了郑梦九,也正是在此期间,埃利奥特将资本注入了现代汽车集团。

在没有确定投资日期,也没有具体股份占比,没有明确的利益分派对外公布的前提下,埃利奥特就以股东方的身份出现在现代汽车集团的股东会席中。

3

**埃利奥特为何会强势干预现代?**

相比于现代汽车集团以往的股东而言,埃利奥特在现代内部的态度则显得十分“刻薄”与“刁蛮”,而这种行事风格,几乎已经超越了作为其单纯的股东身份,曾有韩国媒体比喻:“埃利奥特就是现代利益体下的一把刃剑”。

根据以往新闻资料显示,埃利奥特曾多次在关键节点干预现代汽车的内部管理事物与股东分红事宜,且态度十分强硬。

此前,现代汽车曾提出一项所有权重组计划,目的是要加强家族控股,为郑义宣的继任铺平道路。但这一计划正是由于埃利奥特的强制介入而最终作罢,时至今日该重组计划都在现代汽车集团内呈搁置状态。

据了解,在郑义宣接手现代汽车集团后,埃利奥特强势提出四项要求,包括要求现代汽车和现代Mobis合并改变控股公司、出售公司内部持股、将分红比例扩大到纯利润的40%-50%、增选拥有丰富跨国企业管理经验的外部董事等。由于相关要求直接影响到现代汽车集团的发展与规划,双方最终还是以僵持不下的态度而不了了之。

曾有现代汽车集团内部人士向外透露,埃利奥特的背后拥有韩国政府与现代汽车集团内部多个中、大股东支持,而埃利奥特的做法正是为了钳制郑义宣“独裁”而采取的警告。虽然现代方曾明确辟谣成内部股东并无与埃利奥特存在经济关系,但埃利奥特多次为股东方争取权益的做法也让外界生疑。

去年11月,埃利奥特曾呼吁现代向股东返还高达8万亿韩元的资金,该笔资金占现代市场价值的31%,并要求现代汽车集团零部件子公司现代摩比斯返还4万亿韩元的资金,且最好是以股票回购的方式返还。

对于这一要求目的的解释,埃利奥特援引咨询公司Conway
MacKenzie的一份报告回应:“尽管现代汽车集团的资本过剩,但在股东回报方面却落后于通用和丰田等汽车公司“。

虽然,以郑义宣为代表的实权派表示“这些要求完全不现实”予以拒绝,但这一行为也证实了此前韩媒猜测的埃利奥特必然与韩国政党的当权派或是旧股东存在派系问题。

照此来看,如今现代再陷股权分配的争夺似乎正是现代汽车的当权派与“在野党”的博弈,至于郑义宣,目前如何巩固其在集团中的位置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