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原始经典是指「原始佛教」时期所集成的经典,换句话说,就是佛灭后到部派对立前那一段时期所集成的圣典--主要是「经」和「律」(毘奈耶vina…

1、简称佛陀或佛,义为觉者,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佛陀是三觉具足的大圣人

佛教原始经典是指「原始佛教」时期所集成的经典,换句话说,就是佛灭后到部派对立前那一段时期所集成的圣典--主要是「经」和「律」(毘奈耶vinaya)两部份。佛陀在生的时候,组成经的部份--四阿含agama或南传的五尼柯耶nikaya虽部份有定形文句,但仍在传诵中,并未集成,而律部仅有「波罗提木叉」pratimoksa的主要部份,并未算完整。

2、简称菩萨。义为觉有情,即大觉的众生。是上求佛果、下化众生的圣人。

传说中的原始佛典是在佛灭后首个结夏安居的雨季在王舍城rajagrha举行,史称「第一结集」或「五百结集」,结集完成,而各主要部派均以「根本」自称,以「佛法根本」自居作标榜,例如「根本大众部」,「根本上座部」,「根本说一切有部」:以所传经律为「第一结集」所集成的。但各部派所传的经律,无论部类,组织和内容均互有分别,可见各部派对所传承的经律都有改编或取舍,以配合其部派发展之主旨。而事实上,汉译「增一阿含经」与巴利文「增支部」均有述及文荼王(佛灭后四十余年间在位的国王)王后去世的事。而经文内明确说出「如来涅盘以后」佛弟子所说而被编入阿含经的也不在少数,由此可见,「传说归传说」,事实上现在的经律绝非「第一结集」所集成的。

3、听了十二因缘而觉悟人生真理的。

九分教与十二分教

4、听佛说四谛法的音声而悟道的。

分教是教法分类,并没有具体典籍。从这点来看,九部经或十二部经这两项称号应予摒弃不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5、梵语,华译为无生、破恶、应供三义。

印顺法师将九分教或十二分教的成立分为四个阶段来说明。一.首成立五支中的「修多罗」及「祇夜」列为首个阶段;二.首成立五支中的「记说」、「伽陀」及「自说」列为第二阶段;三.次成立的四支「本事」、「本生」、「方广」及「未曾有法」列为第三阶段;四.增为十二分教的三支「因缘」、「譬喻」、「论议」列为第四阶段。

6、义为觉为道,即觉道所证的智慧。

由于各分教是随着圣典在次第集成中而渐渐形成的,所以名目和内容都随着圣典内容扩展而变化。最令人困扰的相信是从一个分教分裂出来的另一个新的分教,许多时因为界线难于划得清晰而引起混肴。例如,从「修多罗」分出偈颂部份为「祇夜」,通俗而易于传颂的偈颂,也因为本身的特别性能而自立门户为「伽陀」及「优陀那」,而与祇夜分道扬标。由于各部派对新成立的分教的名目和内容未能在一时认同,而各部派又按其本身宗旨独立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对分教的混肴是在所难免的。十二分教的前五支的分类是按形式而成立,次成立的四支,除形式外更注入「内容」的因素,末三支是按实际情况需要而成立的。这种情况臆断如下:修多罗本来是通于经与律的,属于律的「波罗提木义经」,在结集完成前后也大体完成。律部的集成(因缘与譬喻都是属于毗奈耶的),论部(论议是经的分别解说)的成立,形势上已非九分教所能概括包含,「因缘」、譬喻和「论议」也就顺理成章成为分教,集合成为十二分教了。(个人意见:因缘和譬喻可能因为并非纯粹阐扬法义,早期仅列为辅助教材,配合说法时的环境和人物作出背景说明和譬喻提点,在推广佛法时,地位顿然提升而跻身成为分教。论议则是佛法研讨会的会议纪录和共识,能收集各大德高见,紧贴时代,作为日后发展的指针,积聚相当的份量,列为分教是迟早发生的事情。)

7、www.999102.com,即发“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心”,叫做菩提心。

九分教和原始经典的关系的争议:

8、【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

一.九分教分类与四阿含、五部分类孰先孰后?以现存经典作根据,九分教(尤以修多罗及祇夜为然)接近一般文学体裁的分类,是安排编类时首先会想到采用的分类方法,按推想应较四阿含、五部分类为先,渐而两者并存并扩至十二分教。到后期四阿含、五部正式成立,分教只能散落分布于各经集中,偶然也有独立的经集,例如小部的「自说经」、「如是语经」和「本生」。

9、佛的智慧称为一切智智。因佛能遍知世间和出世间超智慧。

二.九分教与十二分教,孰先成立?

10、一切有情众生。(有情是有生命的动物。)

从先有九分教而因应需要扩充至十二分教这个想法是合理的。先有十二分教,然后各部派按其成立意旨而任意删去其中三分是难以想象的。

11、无善根、不信佛法的人。

三.九分教是形式分类或是具体经典?

12、我执,法执。

除「自说」、「如是语」及「本生」以独立经典存于小部外,其它九分教均无独立经典,所以九分教应是形式分类,能以独立经典姿态出现的,仅是偶然的机遇。

13、我空,法空(悟诸法缘生性空的真理)。

十二分教内各分教的名目和音译或义译:

14、烦恼障,所知障。

一.修多罗sutra义译为「契经」,亦称「长行」。

15、声闻乘,缘觉乘。

二.祇夜geya义译为「应颂」、「重颂」。

16、菩萨乘与声闻乘、缘觉乘,合称为三乘。

三.记说vyakarana音译为「和伽罗那」,亦称「授记」。

17、人,天,声闻,缘觉,菩萨,合称为五乘。

四.伽陀gatba义译为「讽颂」,亦称「孤起颂」。

18、贪、嗔、痴,能毒害身命与慧命,叫做三毒。

五.自说udama音译为「优陀那」。

19、戒学,定学,慧学。

六.本事itivitaka音译为「伊帝目多迦」,亦作「如是语」。

20、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应化身。

七.本生jataka音译为「阇陀迦」。

21、欲界,色界,无色界。

八.方广vaipulya音译为「毘佛略」。

22、烦恼障,业障,报障。

九.未曾有法adbbuta-aharma音译为「阿浮陀达磨」。

23、闻慧,思慧,修慧。

十.因缘nidana音译为「尼陀那」。

24、经藏;律藏;论藏。

十一.譬喻avadana音译为「阿波陀那」。

25、地狱,饿鬼,畜生。

十二.论议upades`a音译为「优波提舍」。

26、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佛、法、僧,名三宝。

以上为首九分教加上末三分教而完成十二分教是佛教界内一般公论。至于分教名目及排列次序不同,因各部派传承有差异,是意料中事,作为参考资料便可。在谈到个别分教之前,有两点是需要注意的:

27、菩萨的法门,以救世利他为宗旨。

一.在佛教史上,并非所有佛典都被具体分为九分教或十二分教:

28、声闻的法门,以修身自利为宗旨。

二.分教的名目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词,在佛法传诵中渐渐给赋上特有的意义而成为佛教的术语,再经分类整理,才有明确的部类的定义。虽说是明确,但仍会因部派不同,各部派承传的经典里,各分教会有不同的范围和解释。

29、身业,口业,意业。

修多罗sutra音译也作「素怛?」,义译作「契经」契是上契诸佛妙理,下契众生根机。在印度日常生活中,缝缀的线,织布的经,都叫做「修多罗」。在比喻文章的时候,修多罗就好比将义理联贯起来,成为简短的散文,成为世俗的「修多罗」文体。印度文学史上有「修多罗时代」(约公元前六世纪至二世纪),佛法也配合这简短散文的发展,贯穿摄持教义的纲领而集成为「修多罗」。「瑜伽师地论」卷二五:「结集如来正法藏者,摄聚如是种种圣语,为令圣教久住世故,以诸美妙名句文身,如其所应,次第安布,次第结集。谓能贯串缝缀种种能引义利,能引梵行真善妙义,是名契经」。由此看来,修多罗是阐述原始佛教教义的精要部份的散文,在这里得留意一点,在十二分教里,修多罗是指以散文这种文学形式表现的经典,有异于广义的修多罗。由于承传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名称,修多罗在十二分教中始终保持其优越的地位。在原始经典中修多罗具体内容可见于杂阿含经的长行部份(五阴诵、六入处诵、杂因诵及道品诵)和南传相应部的后四品(因缘篇、蕴篇、六处篇、大篇)。

30、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是小乘的三法印(加大乘诸法实相为四法印)

祇夜geya义译为应颂或重颂,是与「修多罗」长行相对的韵文,将前文经文要旨简颂一遍,或将前数经的名目连成偈语,成为录偈,方便记忆讽诵。「大毗婆沙论」卷一二六:「应颂云何,谓诸经中,依前散说契经文句,后结为颂而讽诵之,即结集文,结集品等」。简单的说,就是对应契经的长行,重述其内容的偈颂,所谓结集文,结集品就是结嗢拕南颂,方便忆持的摄颂。「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应颂?谓于中间,或于最后,宣说伽他。或后宣说未了义经」。可见「未了义经」是祇夜的另一意义。具体的祇夜或应颂,可见于杂阿含经的八众诵。

31、地大,水大,火大,风大。

记说vyakarana音译和伽罗那,亦作记别、授记。「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记别?谓于是中,记别弟子命过已后当生等事。或复宣说已了义经是名记别」。「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记说云何?谓诸经中,诸弟子问,如来记说:或如来问,弟子记说;或弟子问,弟子记说;化诸天等,问记亦然。若诸经中,四种问记;若记所证所生处等」。从以上看记说是预记弟子未来生处和宣说已了义经,并以问答体为其体裁。问答方式分四种:一.一向记--所问如理,词意明确,法义决定,应一向记,二.分别记--所问如理,词意明确,法义不定,应分别记;三.所问如理,词意不明,应反诘记;四.所问非理,应舍置记亦即无记。在适当时候,佛陀用问答方式来说法,有助弟子自己省慎深思。比长行直说更有效果。具体的记说见于杂阿含经的「弟子所说诵」及「如来所说诵」。伽陀gatha义译为「讽颂」或「孤起颂」,是独立的偈颂,与修多罗无关。「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伽他云何?谓诸经中,结句讽诵彼彼所说,即麟颂等。如伽他言:习近亲爱与怨憎,便生贪欲及瞋恚,故诸智者俱远避,独处经行如麟角」。如此看来,以结句讽诵--以诗歌的体裁来吟咏佛法是「伽他」。具体的伽陀可见于小部中的「长老偈」及「长老尼偈」,都是优美的歌集。

32、苦谛,集谛,灭谛,道谛。

自说udama音译「优陀那」是有感兴而发出的韵文或散文。「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自说云何?谓诸经中,因忧喜事,世尊自说。因喜事者,如佛一时见野象王,便自颂曰:象王居矌野,放畅心无忧;智士处闲林,消遥志恬寂。因忧事者,如佛一时见老夫妻,便自颂曰:少不修梵行,丧失圣财宝。今如二老鹳,共守一枯池」。从这看来,因忧喜的感触而发为偈颂的,是「优陀那」--「自说」。具体的优陀那可见于「法句经」,佛说中录出来的偈颂集。本事itiviraka音译为「伊帝目多伽」,亦作「如是语」。是佛说弟子过去的前世故事,南传小部的「如是语」与北传的「本事经」,就是属于这一体。本事经开始时:「吾从世尊闻如是语」,长行末又说「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是重颂的一类。在序说中不提在那里说,为何说,为谁人说,而只提及「世尊所说,我闻」以确定其真实性。「顺正理论」卷四四:「本事者,谓说自昔展转传来,不显说人、谈所,说事」。「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本事云何?谓诸经中,宣说前际所见闻事。如说:过去有大王都,名有香茅,王名善见。过去有佛,名毘钵尸,为诸弟子说如是法。过去有佛,名:迦叶波,为诸弟子说如是法。如是等」。瑜伽师地论卷二五:「云何本事?谓诸所有宿世相应事义言教,是名本事」。本事的内容大致是印度民族的古代传说及宗教传说,配合过去佛更扩展至更远古的劫事。在这种情况下用「自昔展转传来,不显说人,谈所、说事」这种表达方法,当然更为适合了。

33、即四无量心。悲无量心舍无量心。

本生jataka音译「阇陀迦」是佛说自己过去世的经文。印度古代的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寓言故事中出现的人物、动物、神或菩萨等作为佛的前生而编入为佛的本生故事,以示佛陀修行历劫的渊源极为深远。「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本生云何?谓诸经中,宣说过去所经生事,如熊、鹿等诸本生经。如佛因提婆达多,说五百本生事等」。「瑜伽论」卷二五:「宣说世尊在过去世……行菩萨行,行难行行,是名本生」。「过去所经生事」本是通于佛及弟子的,但由于佛教重视「本生」这一个倾向,「本生」都被解说为释尊的前生--菩萨行事。「本生」和「本事」虽然都是宣说过去事,但本生是从现在事追溯过去事以穷究竟,然后再回到当前,与本事从过去事讨论过去事是不同的。本事与本生是十二分教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两分教,亦极具启发性。具体的「本生」经文就是小部的「本生经」。

34、父母恩,众生恩,国土恩,三宝恩。

方广vaipalya音译为「毘佛略」,亦作广说。是佛说方正广大的教义,广说高深玄妙的经文。「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方广云何?谓诸经中,广说种种甚深法义,如五三经、梵网、幻网、五蕴、六处、大因缘等」,由此可见,方广所涉的经文是文句广说,义理甚深的契经。这些经典都被编入长阿含经和中阿含经中。大乘经,论都指「方广」为大乘经。

35、布施,爱语,利行,同事。

未曾有法adbhuta-dharma音译为「阿浮陀达磨」是记佛显现种种神通的经文,文学色彩浓厚。「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希法为何?谓诸经中,说三宝等甚希有事」。三宝甚希有事可分为如来甚希有事、佛及弟子甚希有事、三乘、三宝希有事及另加上世间甚希有事。具体经文可见「中阿含经」的「未曾有法品」。

36、常,乐,我,净。

因缘nidana音译「尼陀那」是佛说经、律的事缘,「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因缘云何?谓诸经中,遇诸因缘而有所说,如义品等种种因缘。如毘奈耶作如是说;由善财子等最初犯罪,是故世尊集苾刍僧,制立学处」。因缘是各佛法的缘起。有如诸经之序。因缘大概可从律和经两方面来说。律方面以制律因缘为主,如善财子因初犯戒而制立学处,可知戒律是随着违犯而制定的。经方面是叙述引起说法的因缘,如义足经先叙因缘--佛化作一苾刍,向佛请问,而后由世尊答说的。小部经和本生经有序偈和交待各种因缘。

37、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譬喻avadama音译为「阿波陀那」一般介绍佛典的书籍都以譬喻的表面意义解释譬喻的内容。印顺法师指出「阿波陀那」被解说为「譬喻」是通俗弘化所引起。论到原始的意义,应以先贤光辉事迹为是。「大毘婆沙论」卷一二六:「譬喻云何?谓诸经中所说种种众多譬喻,如长譬喻、大譬喻等。如大涅盘,持律者说」。印顺法师指大毘婆沙论并没有说明「譬喻」的定义,而所举各例,都是古今圣贤的光辉事迹。譬喻的开展是从圣贤事迹到一般事迹,从事实显示善恶的过去业因,因而成为善恶业报的因缘。在佛教弘法时,以佛或佛弟子的事迹,业报因缘为例,以作证明,使听众容易了解,作用与譬喻无异。在这种情况下,「阿波陀那」被解说为譬喻就不足为奇了。具体的经文可见于中阿含经的「长寿王本起经」。论议upades`a音译为「优波提舍」是问答和议论诸法意义的经文。「瑜伽师地论」卷八一:「云何论议?所谓一切摩呾理迦,阿毘达磨:研究甚深素怛缆藏,宣輰一切契经宗要,名为论议」。后来的阿毗达磨便是继承这种精神而发展起来而成为「论藏」。

38、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

39、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

40、长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杂阿含。

41、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42、财,色,名,食,睡。

43、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

44、地大,水大,火大,风大,空大。

45、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内明。

46、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

47、贪盖,嗔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法盖。

48、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

49、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

50、贪,嗔,痴,慢,疑,恶见

51、贪,嗔,痴,慢,疑,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亦名十使。

52、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53、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法尘。

54、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能衰耗人之真性。

55、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

56、佛陀,菩萨,缘觉,声闻,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

57、即六度的异名,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

58、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利和同均,见和同解。

59、总相,别相,同相,异相,成相,坏相。

60、昼三时(晨朝,日中,日没。)夜三时(初夜,中夜,后夜。)

61、六道中有胎、卵、湿、化的四类众生。

62、遇佛世难,闻正法难,生善心难,生中国难,得人身难,具诸根难。

63、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

64、译意是无量光、无量寿,故亦称无量寿佛。

65、义为“和合众”,指出家僧人六和共住。

66、义为“法”,指佛法之法,即经典。

67、作圆寂解,亦作寂灭或不生不灭之义。

68、是圣智所证的真理,没有因缘的造作。即断了烦恼,证得清净自在的理法。

69、是因缘造作的世间法,有烦恼,不能清净。

70、声闻乘四果中,前三果为有学,第四果阿罗汉称为无学。(修习戒定慧,进趣圆满,止息修习,名为无学。)

71、是阿罗汉的果位。

72、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连神通第一,阿难陀多闻第一,优波离持戒第一,阿那律天眼第一,大迦叶头陀第一,富楼那说法第一,迦旃延论议第一,罗侯罗密行第一,须菩提解空第一。

73、佛经上说过,发菩提心的要件,第一是深心,广修无量善法。第二是悲心,广度无量众生。第三是直心,正念真如。华严经云:“菩提妙法树,生于直心地。”因心直则真,心真则志愿坚固,信仰便始终不转移,而能勇猛精进地去做自利利他的工作。

74、即月圆日,佛陀降生、成道、涅槃,均在阳历五月的月圆日。

75、是根据佛陀成道时圣体放出六种色光制成的。即蓝色,黄色,红色,白色,橙色及以上五色混合色。

76、佛陀降生于西元前六二三年,成道于西元前五八八年,涅槃于西元前五四三年。

77、因佛陀在菩提树下证悟成道,称为觉树。树叶心脏形,叶端尖长。

78、佛陀在拘尸那拉城的沙罗双树间涅槃。这种树的叶子是丛生的,叶长圆形,开花时期,花蕊缤纷而下,铺满地上。

79、王舍城周围有五座山,高约千余尺,总名为灵鹫山。王舍城因依山得名,巴利文叫做RAJAGAHA。耆阇窟山是灵鹫山的异名,巴利文叫做GIJJHAKUTA。

80、佛陀讲经最早的道场是古印度王舍城的竹林精舍。规模最宏大的道场,是舍卫城的祇园精舍。

81、印度最古的佛教大学,叫做“那烂陀”,是唐玄奘法师留学的地方。

82、唐朝有三藏法师,名叫玄奘,曾冒艰险,前往印度取经。

83、东晋有法显法师,往印度取经,曾经过锡兰及南洋各地。

84、印度有两个法师最早到中国来的:摄摩腾和竺法兰。

85、佛陀在世时,印度忠诚拥护佛法的国王是频婆娑罗王和波斯匿王。

86、佛陀灭度后,着名拥护佛法的印度国王有三位:即阿育王,迦腻色迦王,渴利沙王(即戒日王,他曾请玄奘法师宣讲大乘佛法,非常尊敬法师)。

87、佛教的传布分,北传佛教称为大乘教,南传佛教称为小乘教,或称原始佛教。

88、是中国,西藏,蒙古,朝鲜,日本等地。

89、是锡兰,缅甸,泰国,柬埔寨及高棉等地。

90、佛教以黄色象征智慧与中道,故许多比丘,多穿黄色僧衣。

91、佛教以莲花代表清净,因莲花生于污泥而不受染。

92、中国唐代禅宗的六祖,主张顿悟禅,与北方主张渐悟的神秀大师,有南顿北渐之称。

93、天台宗将佛陀的一代教法,分为阿含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

94、成实宗,俱舍宗,性宗,相宗,天台宗,贤首宗,禅宗,净土宗,律宗,密宗。

95、藏经就是佛教三藏典籍集成之总称,或称“大藏经”。

96、【研究佛教何故须阅读经藏】因经藏是佛教根本典籍,佛说一切根本法义,皆摄于经藏中。

97、三藏即经、律、论。十二部即佛说经分为十二类,亦称十二分教。重颂,譬喻,无问自说,本事,未曾有,方广,论议,记别或授记,此十二部中长行、重颂、孤起颂三者为经文上之体裁,余九部从其经文所载之别事而立名。

98、用七言四句偈说出?偈说:长行重颂并孤起,譬如因缘与自说,本生本事未曾有,方广论议及记别。

99、开始于东汉明帝时,特请摄摩腾和竺法兰来中国担任此工作,共译五部经,四部失传,今所存仅四十二章经。失传四部,即十地断结经,佛本生经,法海藏经,佛本行经。

100、

第一次结集在王舍城灵鹫山的七叶岩(佛灭度后的九十天,由摩诃迦叶为首席,主持编辑大会,参加结集者有五百阿罗汉)。

第二次结集在毗舍离城,佛灭度约百年,以耶舍长老为上首,重新扶持禁戒。

第三次结集,由阿育王召集,在波咤利弗多罗城(PATALLPU—TRA即现在印度八那地方)举行结集大会。时在西元前二五零年,由目犍连子帝须(MOGGALIPUTA)为上座。这次的结集,经藏、律藏、论藏,均已完备。

第四次结集,是由迦腻色迦王所召集,在迦湿弥罗(现在印度的克什米尔地方)。时约在西元七十年,由婆须密(VASUMITAN)尊者为上座,这次的结集造毗婆沙论二百卷。集有部之大成。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