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报道 本报记者 曹元 

  发行方式非公开认购门槛在提高

  “1000亿!”即使身处其中,睿信投资董事长李振宁对信托类私募产品2007年的集资表现仍有些吃惊。

  见习记者 雷阳

  一直以来,信托私募以隐秘的行踪,潜行于资本市场。据用益信托工作室(下称“用益”)统计,2007年前11月,信托公司发行的集合理财产品(私募性质的信托产品)规模达到了963.2亿元,而进入12月,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0余只产品发行,用益负责人李旸说,“2007年12月份至少60亿元,全年超过千亿元无悬念。”

  公募基金的发行和持续营销你方唱罢我登场,私募基金的发行虽然低调却也热闹。在中邮核心成长一天吸引654亿认购资金和华安封转开一天募集700亿资金的高调发行的同时,备受争议的私募风云人物林园也悄然推出了两期新产品,“深国投·林园2期”和“深国投·林园3期”从8月16日起接受认购,预计推介期为一个月。同时,江晖的黑石公司第3期产品“深国投·黑石3期”也在发行之中。

  记者采访中发现,多位私募基金经理都有在今年大手笔推出PE(未上市公司股权投资)型信托私募的计划。李旸亦预计,随着创业板的推出,PE会成为今年信托私募新的增长点。

  与公募基金的高调宣传形成鲜明对照,私募基金的发行则显得有些静悄悄。“没有办法,私募基金的推介有许多法律限制,不允许我们公开宣传。”一位近期刚刚成立的私募基金的市场人士无奈的向记者表示,该私募基金募集的1.2亿元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www.999102.com,发行量同股市负相关

  禁止“公开营销宣传”

  从2007年1月1日华宝信托推出华宝千足金-华创结构化证券投资资金信托计划,到平安财富晓扬精选三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推出,全年推出的集合类信托产品超过580只。

  “私募信托基金的发行不能像公募基金那样大肆宣传。”北京的一位私募基金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纵观这些集合产品,每月发行量多在40-60只之间,虽然发行数量月度变化幅度差别不大,但募集的金额量却差别很大。以用益2007年前11个月统计数据为据,募集金额最少的1月(42亿元)与募集金额最多的11月(141亿元)相差99亿元。

  “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计划时,不得进行公开营销宣传,也不得委托非金融机构进行推介。也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诺信托资金不受损失,或者以任何方式承诺信托资金的最低收益。”这是银监会颁布的,从今年3月1日期施行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中第八条的规定。同时还规定,如信托公司推介信托计划违反相关规定,银监会将责令停止,返还所募集资金并加以计银行同期存款利息,并处以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比较发现,信托类私募产品的募集金额同股市走势有着惊人的负相关性:股市在上涨的月份,集合类产品募集的金额较小,但调整的月份,集合类产品有着较高的吸纳资金的能力。2007年共有3个月份信托类私募募集金额超过100亿元,分别是6月(114亿元)、9月(129亿元)、11月(141亿元),而这三个月都是调整月,上证指数走势分别下跌7.19%、上涨5.6%、下跌18.51%。

  于是,以形势分析和策略展望为主题的形形色色的推介会、客户见面会等人际传播渠道成了私募信托基金的主要营销方式。由于私募信托的起步门槛较高,大众媒体广泛传播的针对性不强,人际传播的成本更低,回报率更高。深圳一家起步门槛较高的私募信托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他们公司在产品发行时销售任务通常外包给北京的公司,通过有针对性的与私人银行或银行大客户经理接触来介绍基金客户。

  深圳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认为,这反映了投资者的心理。在股市调整中,投资者认识到了风险,于是更倾向选择机构代为投资,小散户选择基金,中大户则会考虑私募。

  明星公募基金经理转投私募带来的新闻效应也成为最好的免费宣传品。去年年底,博时的基金经理肖华离开后创办尚诚资产,其今年年初发行的尚诚证券信托资金也受到追捧,两周内达到了预计的2亿发行规模。今年5月末,明星基金经理江晖离开工银瑞信后,仅仅2个月后便与深国投联合发行了自己公司的新产品—“深国投·星石1期和2期”,据了解,两周内总共400分合同已经认购完毕。星石的工作人员表示,“江晖经理是最好的招牌。”由于前两期产品比较受追捧,许多投资者没有买到,所以追加了第3期产品。他透露,星石3期所剩余的合同份数不多,本周将可能结束发行。

  他续称,公募基金在5·30后得到大量资金追捧也是这个道理,然而在2007年11月份股市调整幅度加大时,小户投资者选择了对公募基金赎回,而中大户投资者更加理性,并不急于从股市退出,而选择私募。

  纷纷提高认购上线

  资金向机构转移显然是各个成熟市场的趋势,但资本过于向机构集中未见对散户投资者有利。美国麦哲伦基金前投资经理彼得·林奇总结发现,业余投资者业绩并不比专业的差。

  由于投资者认购私募基金产品的人数开始增加,同时法律又对每份信托计划的认购人数做出严格的限制,不少私募信托基金纷纷提高首次认购的资金比列。

  转战PE

  银监会今年颁布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每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委托人不得超过200个。如此看来即使是备受追捧的星石私募信托基金,其连续3期的总规模也比不上市场上一只中型的公募基金募集的金额多。

  2007年前11个月963.2亿元的产品募集规模中,700亿元投资于证券市场,占比72%。其中除少数信托公司发行的“打新”产品外,绝大多数是专业投资者同信托公司合作推出的集合产品——阳光私募。

  此前,主要投资于

  2007年,信托集合计划几乎成了证券投资私募基金的天下,1月份集合信托产品发行42亿元,其中投资于证券的资金规模达到35亿元,占83%;3、4、5月份,阳光私募发行规模占当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的比例都在80%以上。

股票市场的私募信托基金认购的起步门槛较高,固定收益类私募信托基金的认购则略低一些。此前大部分主要投资于股市的私募信托基金的首次认购门槛是100万元人民币,固定收益类的起步门槛最低为10万元。从今年开始,大部分私募逐渐提高认购门槛。

  另一方,阳光私募模式在2007年得到了更多信托公司纷纷效仿。2006年以前,私募同信托的结合主要集中在深圳国投、平安信托,但在2007年,包括北京国投、上国投、云南信托、厦门信托、中信信托等都开始涉足阳光私募。

  上海睿信投资今年2月份发国投1期产品时最低认购金额是50万,从第2期—第4期的产品最低认购金额升至200万;肖华的尚诚证券信托从今年6月份把最低认购额从100万升为200万;明达3期的首次认购金额也从4月份起开始上调,从100万调整为300万;天马

  信托公司发行集合理财产品的排名也发生了变化。2007年前11个月,发行规模前三位则依次是中信信托(141亿元)、中诚信托(110亿元)、平安信托(106亿元)。而2006年发行规模排名前三分别是:中海信托(92.7亿元)、苏州信托(33.32亿元)和深圳国投(28.74亿元),排名前两位的主要经营贷款的传统业务。

资产管理公司的两个产品的最低认购金额也从100万元增加到500万元;深圳民森的首次认购金额调整后最高,自然人首次认购最低金额从6月25日起由300万元提高到1000万元。

  排名的变化,与信托资金加大股权投资比例密切相关。用益统计显示,2007年1-6月份,信托集合产品用于股权投资的资金比例分别只有4%、2%、3%、3%、5%、2%,但在下半年,信托私募仿若一夜之间爆发。7月,用以股权投资的资金占到当月募集金额的17%;8月更高,达到28%,9至11月,分别为23%、13%、8%。

  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目前共有204只证券投资类的信托型私募基金,其中包括主动型以股票市场为主要投资对象的产品、被动投资的结构性产品、固定收益类产品和新股申购型产品。其中,上海多是以上国投、华宝信托为代表的结构性证券信托产品,深圳是以深国投、平安信托为代表的集合资金类信托产品,深圳的模式更接近公募基金。

  “逐利的资本一定会向收益高、风险低的价值洼地流动。”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私募投资经理认为。他介绍,上半年自己在中信信托发了只PE产品,今年7月份所投资的公司就实现了上市,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回报,目前他正在和一些信托公司洽谈,计划多发几只PE产品。

  但信托PE在退出机制上尚存不完善之处。IPO过程中,如果发现信托公司是拟上市公司股东,则需首先清理法人股中的信托资金持股问题。于是投资经理们常常再成立一家公司来进行PE投资。但业内普遍认为,如此操作模式损耗了效率。

  困境

  但是,信托私募在迈过千亿大关之后,仍然不能说中国的信托私募已经比较完善、成熟。“1000亿元在二级市场中是很弱小的一个群体,甚至连一家保险公司在股市的投资规模都不如。”李振宁说。

  从业绩上,2007年信托私募不乏一些优秀产品,如中泰信托·嘉诚产品一年以来的实际资产净值增长率为268.93%,中泰信托·嘉诚(二号)实际资产净值增长率为233.98%。

  但更多产品的收益并不乐观。以深国投和平安信托旗下的私募为例,2006年前成立的10只信托产品年内至今的平均收益为59.4%(截至2007年12月中旬),2007年上半年成立的20只信托产品年内的平均收益水平为50%,2007年下半年后成立的产品则在12%以下。上述产品总体上低于公募基金的收益水平,在绩差产品中,不乏一些名声很大的产品。

  李振宁认为私募业绩表现弱于大市是因为5·30之后,二八行情让善于捕小鱼的私募陷入困境,5000点后,许多私募操作保守。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私募投资经理热衷于短期抓到一些概念股和消息股。再者,由于中国的对冲产品不发达,现在的私募在风格上还未出现太大分化。

  另一方面,信托私募仍然受到一些政策约束。如监管部门规定,募集对象如果是个人投资者不能超过50人。“这是浪费效率的规定。”李振宁认为,政策规定了投资者的人数但却没有限制发行产品的数量,私募基金经理完全可以多发产品来突破这一法规限制,但带给基金经理的是操作多账户而浪费的效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