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的原话是这样的:被称为“唐人七律之冠”的《登高》真是永远无法超越的格律样板吗?前言:

七律作为近体格律诗的一种,有唐以来,产生了无数名篇。

我们古代的文学理论家评价前人作品时很喜欢夸张,动不动就送上第一的桂冠,再加上后人断章取义,往往把吃瓜群众搞得稀里糊涂。

在诗词史的七言体裁上,崔颢的《黄鹤楼》和杜甫的《登高》到底谁才是第一,一直是历来诗词爱好者的争论话题。《黄鹤楼》意象为先,一气呵成,但在题材上因为前四句不合平仄格律,可以视为半古半律。这在后人格律诗的学习中,是不适合拿来作为样板学习的。就好比学李白的人,没有学得好的,而学杜甫的,基本上都能小有所成。

关于七律第一,不同的评论家就有不同的意见。唐朝就有两首名篇分别被后人称之为七律第一,一首是杜甫的《登高》,一首是崔颢的《黄鹤楼》。

所以单就严格遵守平仄格律的七律来讲,《登高》实为后人学习的首选。

至于谁是第一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学习七律要学谁、学什么就很重要了。一、
崔颢黄鹤楼是唐朝七律第一吗?

www.999102.com 1

黄鹤楼被封为第一是南宋严羽在其《沧浪诗话》中说的,原话是:”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

《登高》被称作古今七律第一,出自明代胡应麟《诗薮》: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我们来赏析杜甫的《登高》,看看他与如此高的赞誉是否相称。

另一位宋朝的文学家胡仔(1110~1170) 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记录了这样一段话:

www.999102.com,登高

唐崔颢《题武昌黄鹤楼》诗云:‘昔人已乘白云去,………’李太白负大名,尚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欲拟之较胜负,乃作《金陵登凤皇台》诗。”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苕溪渔隐曰:“太白《登凤皇台诗》云:‘凤皇台上凤皇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国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胡仔生于北宋,《苕溪渔隐丛话》成书于南宋高宗绍兴十八年,
胡仔关于李白与崔颢斗诗之事也是转录于前人。书中说李白读过崔颢的《黄鹤楼》后起了胜负之心,因此也做了一首相似的诗《金陵登凤皇台》。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严羽比胡仔晚生了大约一个世纪,他认为”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估计那个时候有此看法的人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关于李白和崔颢黄鹤楼的故事以讹传讹,真假难辨,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说:

此诗作于大历二年重阳。765年,关照杜甫的严武暴病离世,他失去了蜀中的靠山,携家眷离开草堂,一路东下,于大历元年四月到达夔州。杜甫在夔州住了一年九个月,其间所创作诗篇数量450余首,是流传下来杜诗的三分之一。

李太白过武昌,见崔颢《黄鹤楼》诗,叹服之,遂不复作,去而赋《金陵凤凰台》也。其事本如此。

www.999102.com 2

其後禅僧用此事作一偈云:“一拳搥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这段时间是他穷困潦倒的时期,又身体抱恙,但“文章恨命达”,这也是他诗作爆发的阶段。无论平仄、对仗等体式,还是起承转合的文法,都是信手拈来。他的诗句在格律中游刃有余,功力已臻化境。

傍一游僧亦举前二句而缀之曰:“有意气时消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又一僧云:“酒逢知己,艺压当行。”

《登高》就创作在这个诗意爆发,格律娴熟的点。

元是借此事设辞,非太白诗也,流传之久,信以为真。

唐时的诗自然是平水韵,我们用平水韵标出全诗平仄,其中“急”、“白”、“落木”、“不”、“作客”、“百”、“独”、“浊”都是入声字,以仄音入韵:

宋初,有人伪作太白《醉後答丁十八》诗云“黄鹤高楼已搥碎”一首,乐史编太白遗诗,遂收入之。近日解学士缙作《吊太白》诗云:“也曾搥碎黄鹤楼,也曾踢翻鹦鹉洲。”殆类优伶副净滑稽之语。噫,太白一何不幸耶!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杨慎说,后人借此事编了不少故事,甚至有人伪作了一首《醉後答丁十八》说是李白的诗。诗歌届的天皇巨星因《黄鹤楼》一事被人娱乐至此,杨慎叹息道:“噫,太白一何不幸耶!”有了流量明星李白的衬托,崔颢黄鹤楼的地位自然更上层楼。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李白看过《黄鹤楼》后来还做了一首七律《鹦鹉洲》,但是这首七律和崔颢的七律都有一个问题,是后人学杜甫《登高》不学崔颢《黄鹤楼》主要原因之一。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www.999102.com 3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二、明朝人说杜甫《登高》是七言律第一

这是标准的仄起首句押韵的七绝平仄格式,有几处是可平可仄的地方,大家可以自行对照。但是我们在读这首诗的时候会发现一个问题,韵脚“哀”、“回”、“来”、“台”、“杯”感觉读起来不押韵。其实这是发音变化了,这些字在平水韵中都属于“十灰”部,也就是说发“回”的韵母音,念起来是“ui”、“回”、“lui”、“tui”、“bui”的发音。当然只是大概发音,不过肯定是押韵的。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www.999102.com 4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如今引用“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时候,使用普通话读音是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更加适合。但是作为一首律诗,押韵是硬性要求,我们知道当时的发音是押韵的就行了,并不妨碍现在的单句朗读。

到了明朝有一位大才子叫胡应麟,他在《诗薮》中说杜甫的《登高》是真正的七言律第一,而且不仅仅是唐人七律第一:杜‘风急天高’一章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除了平仄、韵脚,律诗在格式上的要求还有对仗。一般要求颌联、颈联对仗,后来因为太难,就只要求颈联对仗了。但是这首《登高》,八句皆对。

胡应麟否定了严羽对《黄鹤楼》的评价,那么这两首诗各有什么的特点让古人如此推崇呢?究竟哪一首诗更好一些,当得起古今七律第一这个桂冠呢?

我们粗读此诗,首联、尾联好像没有对,中间两联也没有强行设对。但是认真细读,就能感觉到《诗薮》中说的:“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除了每一联都对仗,在首联中“风急”对“天高”、“渚清”对“沙白”,字词工巧而不露痕迹,对仗圆融贴合景色,这就是出神入化,游刃有余。和李白的纵横阖捭,千里孤行比起来,自是另外一种庖丁解牛的爽快美感。

www.999102.com 5

写到这里,关于律诗样板的格式方面就分析完了,估计大家看过之后,就会清楚为什么在七言律诗中这首诗的地位如此崇高了。但是,关于诗意以及文法,我们还没开始领会。

三、依据题主说的“格律样板“谁是第一?

www.999102.com 6

1、《黄鹤楼》不得入为正声也”

此诗分为两部分,前四句写登高见景,后四句抒发心情。

题主说的“格律样板”这个词看着挺别扭。杜甫的《登高》比崔颢的《黄鹤楼》工整得多,《黄鹤楼》严格来说不算是七言律诗,因为上半首根本就是古体诗,平仄不符合要求,第二联也不对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首联“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为何风急?这是夔州特色,夔州向以猿多着称,峡口更是以风大闻名。“风”、“天”、“猿啸”、“渚”、“沙”、“鸟飞”六种景物天造地设,自然成对。随着诗人的视线,由高处转向江上沙洲,水清沙白,鸟群迎风飞翔,来回盘旋,构成一幅精美的画卷。景色环环相扣却又对仗呼应,实乃写景千古佳句。

严羽在沧浪诗话中说有一种律诗叫“古律”:”有古律(陈子昂及盛唐诸公多此体),有今律……“清朝的吴昌祺《删订唐诗解》中评价黄鹤楼也说道:不古不律,亦古亦律,千秋绝唱“。清人编《李诗直解》里评价这一类诗时说:至七言律诗则似古非古,似律非律。即其佳如《凤凰台》、《鹦鹉洲》,亦不得入为正声也”。

颌联“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承接首联继续写景,在对仗的基础上换了一种写法,不再只是景色描绘,而是抓住神韵,开始融入自己的感情。身边是萧萧而下的落叶,眼前是奔流不息的江水,“无边”、“不尽”,使“萧萧”、“滚滚”更加形象化,让人联想到落木窸窣之声不绝,长江滚滚而来的气势,自然生出时光流逝,壮志未酬的汹涌悲怆。语义沉郁悲凉,对仗却十分工整,气势磅礴,如“百川归海”,实在是古今独步。

不得入正声就是不符合格律诗的标准,李白《凤凰台》相对标准一些,但也有“失黏”的问题。李白的
《鹦鹉洲》与崔颢的《黄鹤楼》一样,都是“似古非古,似律非律”,上半首是古体下半首是近体。

www.999102.com 7

看看李白的《鹦鹉洲》:

颈联“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转换明叙诗人情境。“悲秋”、“多病”不但相对,也是有逻辑关系的。秋,未必悲,可多病又潦倒,悲伤自然汹涌而至。写到这里,终于点出了“秋”、“登台”,为前面描写的景色做好注脚,同时“万里”、“百年”又与颌联“无边”、“不尽”相呼应,诗人的羁旅愁和孤独感,萧条志和多病身返回映射到“萧萧落木”、“滚滚长江”,互相结合,让诗意更加厚重深沉。这种写法,独一无二吧?

鹦鹉来过吴江水,江上洲传鹦鹉名。鹦鹉西飞陇山去,芳洲之树何青青。

尾联“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承接颈联,又是以对仗结句。诗人穷困潦倒,白发却越来越多,原指望大醉忘怀,怎奈因病断酒,无法借酒消愁,着实可恨。原本兴致勃勃重阳登高,却因了这无边秋色让人陷入悲愁。这种饮恨的心理实在难以纾解,诗是结句了,无限悲凉却溢于诗外。

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

www.999102.com 8

再比较一下崔颢的《黄鹤楼》:

这种江湖悲愁同时切合了大时代混乱和老百姓日子的艰难,也反映了杜甫忧国忧民的心情,不违“诗圣”之名。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这样仔细分析下来,从格律、对仗、文法、构思、意象、境界各个方面来看,有哪一首律诗能超越它?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

这两首诗前四句都不符合近体诗的格律要求,上下联失对,平仄也不符合律诗的句式。这一类格律诗在初盛唐的五言律、七言律和排律中都会见到,盛唐以后就很少了。用唐朝科举考试的格律标准来看,违反一项都不是格律诗,写这种半古半律的诗,落第是妥妥的。

当下时代的文学环境和近现代诗人,更加没有超越的可能了。

www.999102.com 9

2、《登高》的特点

杜甫这一首是标准的格律诗,平仄、黏连、对仗、押韵无一不严谨。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七言律诗中间二联对仗即可,这首诗通篇对偶(尾联词性宽对、首联平仄宽对),另外还有不少句中对(风急天高、渚清沙白、悲秋作客、多病登台)。

从格律的严谨来说,《登高》自然可以打满分。不过八句都对仗未必就好,掌握不好往往显得雕刻痕迹太浓,所以作五七律尽量避免八句都对仗。

www.999102.com 10

三、学七律为什么学杜甫?

1、关于格律

《文镜秘府论》中关于格律记录了唐朝人的观点:“凡作诗之体,意是格,声是律,意高则格高,声辨则律清,格律全,然后始有调。”

格是指的意,即内容格调,律是指声调。后来我们把格律当作一个词使用,更倾向于声律规则,即平仄押韵对仗黏连的要求,似乎和内容格调没有什么关系了。

2、关于登高

杜甫这首《登高》如果从“格律”来评价,是完美的表现。而且被评价“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

有一些批评的声音大多是指诗的结尾。例如《五色批本杜工部集》:起、结皆臃肿逗滞。清代吴昌祺《删订唐诗解》:太白过散,少陵过整,故此诗起太实,结亦滞。《艺苑卮言》:老杜集中,吾甚爱“风急天高”一章,结亦微弱。

《登高》这首诗思想深刻,飘零的身世背后透露出家国之忧。不过诗中的每一句话阅读起来都令人心情沉重,因此《登高》更阳春白雪,适合读书人去学习而不是在市井中流行。

3、关于黄鹤楼

黄鹤楼有两个特点,其一、语言浅显、通俗易懂,思想也没有那么深刻,这是流行的原因之一,学校里一定是低年级学《黄鹤楼》,高年级学《登高》。

其二、
古人赞扬这首诗时,有这些相似的评价:一气浑成,直下喷溢;太空元气,忽然逗入笔下;气局开展;一气浑成;意兴所至、信笔抒写;气格高迥,浑若天成;气势雄大……

仔细看这些评价,几乎都离不开“气”这个字,听起来玄之又玄,其实用施蛰存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流利自然”而已,因为浅显,所以主题思想表达得明白,没有矫作的痕迹。

这种“一气浑成,直下喷溢”的写法不是崔颢的发明,李白也好崔颢也好,都是学的别人,这个人是初唐“沈宋”之一的沈佺期。《鹦鹉洲》和《黄鹤楼》都是学的这首《龙池篇》:

龙池跃龙龙已飞,龙德先天天不违。池开天汉分黄道,龙向天门入紫微。

邸第楼台多气色,君王凫雁有光辉。为报寰中百川水,来朝此地莫东归。

沈佺期《龙池篇》明显是一首歌功颂德的应制诗,并不广为人知。崔颢用此诗法写景抒情,可以自由发挥,因此其《黄鹤楼》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感。

www.999102.com 11

结束语

从思想内容上说,《登高》胜于《黄鹤楼》,从格律诗规则来看,《登高》自然更是学习的范本,《黄鹤楼》这种非古非律的诗体不需要特别学习。

不过黄鹤楼的“一气浑成,直下喷溢”值得我们借鉴,选择浅显明快的词语更有利于理解和流传,利用意象的重复实现句与句之间的衔接是一种特殊的技巧。

最后再说一个小问题,
唐代三个选本《国秀集》、《河岳英灵集》、《又玄集》,宋代的《唐诗纪事》、《三体唐诗》,元代的选集《唐音》,第一句都是“白云”。即:昔人已乘白云去….昔人已乘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第三句承接第二句的黄鹤,第四句承接第一句的白云,两个黄鹤两个白云,这种章法的安排似乎更加平衡。《黄鹤楼》第一句到底是白云还是黄鹤历史上一直有争议,您觉得白云好呢还是黄鹤好?

@老街味道

从杜牧到李煜从岳飞到辛弃疾 诗人都喜欢的这个动作有什么深意?

风萧萧兮易水寒 不可不知诗词创作中情景交融的几种方式

这个日本和尚的书中记载 在唐朝凡作诗之人皆自抄古人

唐诗为何符合宋朝的平水韵?如何用平水韵和词林正韵作诗填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