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看热闹 内行看门道

读金庸,谈灵修,说疗愈 ——李莫愁(一) 云飞扬 | 文 偏一型人格
李莫愁是金庸先生笔下一个光辉的形象。她心狠手辣、敢爱敢恨;铁血无情、侠骨柔肠。
最后纵身越入绝情谷大火之中的瞬间,狂笑殒命留一份孤冷决绝于世间;
回眸一瞥将万种风情付之一炬,结束了自己纵横江湖恶贯满盈的一生。
其震撼程度、悲情程度并不亚于《天龙八部》中萧大王的死。
纵观李莫愁的一生,
命运的转变始于陆郎的绝情——从此以后她被单一人格所控,变成了一位冷血杀手。
“赤练仙子”诞生:姓何的要杀;姓陆的亲人要杀;谈恋爱被她撞见要杀;
及至后来见人就杀。
这一切都源于受到创伤的人格越做越大,已经完全遮盖了人性的光辉。
失控的人格像一辆失控的巨型卡车,横冲直撞,带领着李莫愁体验了一把人格的极致属性——
偏一人格。 当然,她也有罕见的慈母柔情——那就是在照顾小襄襄的三个月里。
但是,人性的光辉只此一瞬,随即滑入了先前的偏一人格之中,令人叹惋。
其实,每个人的内在都存在着一个小魔鬼,也就是偏一人格。
这种人格固执倔强不服输、任性控制用暴力。
最直观的就是暴怒的时候;歇斯底里的时候;赌性大发的时候;上瘾的时候……
一般人被这种人格操控,一旦意识到,就会有所收敛。
如果,意识不到,任由他自行发展下去,那就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就像李莫愁被这种人格牵着鼻子走,
终其一生都无力改变。原因何在? 谈情还是赌局?
表面上分析,其实就是源于一个字:赌。
有时候谈情说爱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登堂入室华丽一生,人前显贵傲里夺尊;
赌输了,一败涂地怨气冲天,情难自已贻害无穷
恰恰,李莫愁遭遇到的就是这样一次旷世赌局。
初遇陆郎时,她必定是知道意中人与自己的身份差距,
她也不会意识不到这段情内蕴含的风险——
二人一个是江湖落魄流浪女,一个是武林世家贵公子, 身份上就已经不匹配;
陆展元天性纯良柔弱,肯定无力反抗庞大家族的集体意识婚配观念。
最主要的是,他究竟是不是像她爱他一般的爱?
也就是说,两人都做好了这样全心全力去爱的准备了吗?
另外,仅凭些许疗伤之恩,真的能让陆展元这样的江湖贵公子铁了心的爱自己吗?
这么多的问题没有考虑,李莫愁一厢情愿的开始了单纯的爱。
如果,只是要的是爱情,这样羸弱的线索或许还会支持一段。
可是,李莫愁要的不只是爱情,她要的是婚姻。
李莫愁并没有发现,就一段婚姻来说,她手里的筹码明显不够:
身份地位家室明显不匹配,要知道这在当时的时代,婚配潮流观念影响下——此为大忌!
不是赌又是什么? 一场豪赌开始了。
她渴望以手里些微的筹码赢得入主陆家的愿望: 那场相对豪华的婚礼;
那个甜言蜜语的情郎; 那份家势显赫的江湖地位,
无一不是这位妙龄美少女对于朦胧爱情的所有幻想。
并且,李莫愁坚定不移的相信自己的救命之恩完全可以赢得这场赌局——她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失败,
或许,她根本就不允许自己失败。 然而她赌输了。
但是,她已经倾其所有(这是她认为的),换来的是陆郎的背叛。
李莫愁的偏一人格诞生了。她激愤,她报复,她争取,她威胁,总之手段用尽。
当然,越是这样,她的筹码越少,直到最后她输了个干干净净、一败涂地。
为什么?因为人格没有做好迎接失败的准备。 当然,陆郎也非是毫无愧疚。
他早早去世就已经验证了对李的愧悔。其实,更大的是内心的恐惧与焦虑——他太害怕李莫愁的偏一人格了。
陆展元爱李莫愁的美貌多情,但是也在相处的过程中看到了李莫愁的偏一人格的狂执与偏傲!
所以他选择始乱终弃。 终于他还是在对这段情的愧悔中;
对李莫愁的害怕中,死去。 但是,李莫愁的偏一人格就是一个魔鬼。
她不会轻易放松报复的念头!
可惜,苦于地狱无门,她只好在陆郎的亲戚朋友上下手戕害——纠缠不休。

看到过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是一部反映世界认知的电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飞扬影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原名Mr.Nobody 译为无姓之人

不仅是九岁的Nemo意识里对恢弘人生不同的选择引起结果的呈现 借此展示
无论当初选了林中的何种道路 都是一个人的一生

“这是很长、很好的一生”

全片后四分之一的走势

完全像我又重读了一遍《玛雅》

从俩角度问了很多个what if的问题

缸脑悖论?

《黑客帝国》黑泥团?

《无限恐怖》广场光团?

《无姓之人》九岁孩子的意识?

999102澳门英皇赌场,© 本文版权归作者  Rebecc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