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浸淫在亚洲文化之中,深受亚洲思维方式和文化的影响”,因为他出生于拥有大量亚裔群体和亚洲文化特点的夏威夷,少年时期在印尼接触到
、马来西亚和印度文化。
不无得意地说:”印尼的要员,包括有份量的印尼华人访问美国时,他们想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在印尼国内,他们经常将我视为他们中的一员,或者至少是能理解他们的一员。你们都不知道,我会说一口还算流利的马来语!”难怪欧巴马因此自称是”亚裔中的一员”。
“我和
特有缘,是华人的姻亲,我有一个华裔血统的侄女,”欧巴马说,”我的妹夫吴加儒是在加拿大出生的华裔,现在有美国国籍。”
欧巴马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玛亚与吴加儒是在夏威夷大学东西中心结识的。当时两人都在修博士学位,玛亚主修教育,而吴加儒则主修政治学,两人因”东南亚”结缘,加上玛亚出生于雅加达,有一半印尼血统,而吴加儒的父母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两人有说不完的东南亚话题,最终成了一对爱侣。
我翻查欧巴马当年顺口说出的华裔妹夫,结果发现这个妹夫在欧巴马这次竞选总统、争取华裔选民方面帮了欧巴马不小的忙–他在接受美国中文媒体采访时,直夸欧巴马是一个”诚实、工作努力、重视伦理及善解人意的人”。欧巴马提出的多项实质政策,包括移民政策首重家庭团聚、减少工作签证持有者对雇主的依赖、调整和亚洲国家的关系等,都和亚裔有关。为了帮助欧巴马得到亚裔选民的了解和支持,吴加儒夫妇还在网上开部落格,用中文介绍欧巴马的政见。
2008年3月初,当民主党的预选战正酣的时候,吴加儒在一封写给亚裔选民的信中说,”还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参选人像欧巴马这样懂得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屿民众。我希望你们能认识到这次机会,支持一个能和多种社区民众进行对话的候选人,支持一个给国家带来实质性变革的候选人。该由我们的人在白宫处理一切了。”亚裔选民一直都是对希拉里充满好感的,欧巴马及时推出他的华裔妹夫,效果非常明显,很多原来支持希拉里的华裔转而将选票投给欧巴马。
欧巴马与
的”亲缘”不止于他的华裔妹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格·科恩不久前披露,欧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马克眼下就在中国,且与一名中国女性订婚!马克曾经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物理,用欧巴马的话形容”深奥得没几个人懂”的那种学科。马克的身高和肤色与欧巴马差不多,目前在中国居住多年,并即将与中国未婚妻举行婚礼。为此,罗格·科恩表示,假如他的弟弟马克真的娶了中国太太,欧巴马将会再多一位华人亲戚!
科恩最后在他的部落格中写道:”无论如何,如果欧巴马当选,他将成为第一个真正的属于21世纪的领袖。一个由中国-印尼-肯尼亚-英国-夏威夷构成的身世反映了世界的融合。”
欧巴马说:”我有许多华人好朋友,他们是我的良师和益友。”欧巴马没有细述他的华人好友,但我发现,在这次竞选总统中,欧巴马的两个核心军师正是华人。
今年春节,欧巴马发了一封中文版的春节贺信。这封信写得很地道,也颇感人:”亲爱的亚太裔美国同胞:再过几天,你们中的许多人就要开始庆祝农历鼠年了,在此谨代表我的太太、两个小女及我们大家庭中的亚裔成员,祝福大家过一个快乐、繁荣的农历新年。
欧巴马与中国的”亲缘”不止于他的华裔妹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格·科恩不久前披露,欧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马克眼下就在中国,且与一名中国女性订婚!马克曾经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物理,用欧巴马的话形容”深奥得没几个人懂”的那种学科。
农历新年对我来说是有特别意义的节日。你们可能知道,在我的人生经历中,一直有幸身为亚裔社区的一部分。我不仅在夏威夷独特的亚太文化氛围中长大,我还曾在亚洲度过几年美好的时光,这让我有机会深入了解亚洲文化和亚洲人民,并由此产生热爱。这些经历让我有机会与亚裔成为亲戚、同学、好朋友,并建立长久的友谊。所以我可以骄傲地说,我是你们中的一员,能和你们一起庆祝农历新年是我无比的荣耀……诚挚地,巴拉克·欧巴马。”
这封贺信的起草人就是欧巴马的重要亚裔顾问薛海培。薛海培是中国内地留学生,英文好到发音”几乎无可挑剔”,知识面和兴趣爱好出奇的广,更重要的是很少中国留学生会像他那样对美国政治如此感兴趣并参与其中。他从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专业硕士毕业后,十多年来一直在非政府机构工作,为了中国能获得美国最惠国待遇和加入WTO曾不遗余力地在国会山游说。他对美国政治和美国国会在操作上的熟悉少有中国人能比。2004年美国大选时,他参与克里总统竞选的工作,曾在亚裔美国人委员会中专门做华裔的竞选工作,现为美国华人著名社会活动家、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主席。正是因为这一背景,他被欧巴马相中,任命为重磅亚裔顾问。
欧巴马的另一位华人顾问是卢沛宁。现年41岁的卢沛宁属于第二代美国华人,生于新泽西州,在马里兰州长大。卢沛宁出身于法学世家。其外祖父王任远,早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其父亲卢正阳与母亲王大成,都是上世纪60年代从台湾到美国的留学生。这一点与欧巴马的身世背景有所相似,他的父亲老欧巴马也是一位来自外国的留美学生。当然,卢沛宁与欧巴马之间的真正渊源,在于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哈佛同窗。
1988~1991年,两人均就读于在全美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学法学院。卢沛宁至今还在赞叹:”我仰慕他的才华已经很久了。”
其实,他的妻子凯瑟琳·汤普逊更早就认识欧巴马。1988年,欧巴马在进入哈佛之前,曾在芝加哥的西德利·奥斯汀律师事务所做实习生,而卢沛宁的妻子当时担任该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由于这层特殊的关系,她和欧巴马早就认识并且有所往来。在随后的岁月中,卢沛宁和欧巴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卢沛宁从哈佛法学院毕业后,担任联邦上诉法院第三巡回法庭法官的法律助理,随后在欧巴马曾经实习过的西德利·奥斯汀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四年半。
1997年,卢沛宁放弃律师工作,进入政界。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众议院政府改革委员会的民主党副总律师,随后担任众议院政府改革委员会的老资格民主党参议员亨利·瓦克斯曼的副总法律顾问,年薪只有10.5万美元,与美国普通律师的收入相差不多。
在进入欧巴马团队前,卢沛宁曾在2004年总统大选期间,担任民主党候选人克里的高级顾问。
2005年,欧巴马首次当选联邦参议员后,立即邀请卢沛宁担任他的顾问,卢沛宁毫不犹豫地跳槽到了同窗好友的身边,担任欧巴马参议员办公室立法主管,带领一个15人的小组,为欧巴马在国会立法事务中的工作提供助手和智囊服务,这使欧巴马与卢沛宁的关系更深了一步。
这次搭建总统竞选班子时,欧巴马首先想到的就是卢沛宁。这期间有件事值得一提。在欧巴马宣布竞选总统之后,他收到的第一笔政治捐款有30多万美元,这些钱来自他曾经工作过的西德利·奥斯汀律师事务所。这其中的5.1万美元,是卢沛宁的妻子凯瑟琳·汤普逊在华盛顿地区四处活动,亲自出马为欧巴马募集来的。
《华盛顿邮报》曾对卢沛宁进行专访,让他谈谈对欧巴马在竞选中的优势。卢沛宁不失时机地为欧巴马进行宣传,他称赞欧巴马”好比是一块空白的油画布景,从而可以吸引对于美国政治生活有着各种各样期盼的人士,充分发挥自己的理解和想像力,去绘画出各色各样的蓝图。”这一宣传口号,为欧巴马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喜爱。
有分析家称,如果欧巴马最终能够在今年11月份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他在组阁时首先会按照美国总统走马上任时的惯例,对于那些在大选期间为其立下汗马功劳的人论功行赏、”封官晋爵”,而薛海培、卢沛宁这样一个为他鞍前马后效力的得力干将,自然极有可能在欧巴马的政府内任职。
欧巴马与中国的”亲缘”不止于他的华裔妹夫–《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格·科恩不久前披露,欧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马克眼下就在中国,且与一名中国女性订婚www.999102.com,!马克曾经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物理,用欧巴马的话形容”深奥得没几个人懂”的那种学科。
把中国视为挑战:欧巴马的中国策
四年前,欧巴马还无法与我进行更深入的中国问题交流,因为他那时候连参议员都还不是。不过,四年的参议员生涯和现在的竞选总统的努力,让欧巴马的对华政策轮廓浮出水面:
欧巴马的亚裔顾问薛海培说,欧巴马非常重视美中关系。欧巴马竞选团队外交事务主要咨询者莫纳·苏特芬最近出版的新书《下一个美国世纪》,论及美中关系也强调两国诸多安全利益上的一致,美中应是伙伴关系。薛海培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背景:2006年1月,欧巴马出任参议员第二天,便与共和党参议员科尔曼组建了一个”参议院美中工作小组”,打算通过全面美中接触和对话发展两国关系。尽管小组成立后不久,欧巴马便投入竞选总统的准备工作,但薛海培表示,这一举措说明他对中美关系的重视。薛海培说:”这符合欧巴马竞选纲领的外交政策核心,即如果他当选总统,将把重心转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其一是由于这一地区的经济增长态势,其二是由于他认为这里存在不少美国外交政策中面临和潜在的热点问题。”
欧巴马对亚洲的重视有迹可寻。欧巴马去年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其外交政策概述时写道,”随着中国崛起,日本和韩国也崭露头角。我将致力于在亚洲形成一个更有效的框架,不仅限于双边协定、不定期峰会和诸如朝鲜问题六方会谈这样的特别会谈,我们需要和东亚国家建立一个综合机构,促进稳定和繁荣,帮助解决跨国危机。”
至于中美关系中重要的台海因素,欧巴马在爱荷华州初选中拔得头筹以书面方式回答爱州华人社区的提问时,首次对台海问题表达立场:如果担任美国总统,他将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并”确保”台海不会发生军事冲突;至于台海局面的化解之道,他认为必须得到两岸人民的同意。欧巴马表示,会”继续促进和平解决台海紧张”。他说,自己若当选总统,会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借由与中国内地与台湾”都保持良好关系”,”明确表示我们希望双方经由对话和平解决双方分歧,保证台湾海峡永远不会发生军事冲突。”
不过,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当然是欧巴马在处理中美关系时的最重要考量。在任参议员期间,中美贸易平衡成了他的关注焦点,于是与另一名参议员联合起草议案,向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欧巴马还致信财政部长保尔森,要求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人民币和贸易不均衡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欧巴马当然将中国视为”挑战”,早在2005年在诺克斯大学向毕业生发表演讲时就表示:”中国甚至在教育领域都与美国竞争,比如说中国的工科毕业大学生是美国的四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