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华,
14岁参加工农红军,是长征途中中央红军顺利通过彝区的“先遣队长”,新中国成立后最年轻的上将。王新兰捐出萧华生前遗物萧华将军的去世给了我很大触动,我当时就想,这些创造历史的开国元勋们、这些人民的功臣可能很快就将在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一定要抢救这些历史。由于“文革”时萧华家受到的冲击,萧华将军的很多手稿和资料都遗失了,为了这次展览,王新兰阿姨又特地向我们捐出了两件宝贵的文物——萧华将军生前用过的一支钢笔和一个肥皂盒,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珍藏。还有萧华将军的儿女和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副团长马子跃同志,得知要为萧华《长征组歌》办展,不辞辛劳,奔走呼告,为我们筹集了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物和文献,只为萧华将军的英雄事迹和长征精神能够在中华大地上继续绵延撒播。

www.999102.com,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有这样一首大合唱,仅用680个字艺术再现了这场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战略转移。它的名字叫《长征组歌》,由长征亲历者、共和国最年轻的开国上将萧华作词,首演至今半个多世纪传唱不衰。这首红色经典是如何诞生的?
昨天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揭幕的“萧华
《长征组歌》文物文献展”给出了答案。展览通过200余件珍贵藏品、图片,系统展示了萧华传奇的一生以及由他作词的《长征组歌》的诞生、演出历程。

萧华将军;长征组歌;红军;小叶;王新兰;先遣队;刘伯承;采访;彝族;四叔

18岁参加长征,是军中儒将

萧华,14岁参加工农红军,是长征途中中央红军顺利通过彝区的“先遣队长”,新中国成立后最年轻的上将。他不仅是一位驰骋沙场的将军,还饱含深情地写下了《长征组歌》的不朽篇章。

据展览主办方相关人士介绍,萧华11岁参加革命,14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7岁被任命为红军少共国际师政委,18岁参加长征。长征中,萧华率部勇猛作战。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是1935年协助刘伯承与四川大凉山彝族部落首领小叶丹结盟,使红军顺利通过彝区。到达陕北后,萧华参加了东征、西征,为党中央立足大西北和北上抗日立下汗马功劳。

1985年,张黎明作为记者采访了这位共和国的传奇将领,从彝海结盟聊到《长征组歌》。31年后,在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现任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的张黎明回忆起了那次难忘的采访。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陈列研究部副主任韩晶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萧华不仅是一位百战将星,也是一位军中儒将,以学识渊博闻名。他终生喜爱读书和藏书,达到了嗜书如命的程度。据记载,长征途中,物质条件艰苦至极,他宁可丢掉自己穿的、用的东西,也舍不得将书“轻装”掉。

初见萧华即遇将军“下马威”

萧华的长女萧雨透露,她父亲很喜欢也很擅长写诗,以本次展览展出的萧华所写的《长征记》为例,这本日记不仅记载了长征途中的历次重要战斗,还有萧华创作的诗作。比如,瓦窑堡会议后,萧华调至红二师任政委,率部参加红军东征。在兑久峪战斗中,萧华亲临前线,左腿被击伤,在养伤期间写下了一首名为《伤》的诗作。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萧华不仅是一位百战将星,也是一位军中儒将。1930年,年仅14岁的萧华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反“围剿”中,他是红军少共国际师的第一任政委;长征途中,他是中央红军顺利通过彝区的“先遣队长”;抗日战争中,他是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员;建国初,他又出任中国人民空军第一政委,是共和国最年轻的上将。

手稿的字里行间,满是泪痕

时光回溯到31年前,还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媒体新兵”的我,有幸采访了这位共和国的传奇将领。

扎实的文字功底和参加长征的经历,为萧华创作《长征组歌》奠定了重要基础。萧雨说,其实父亲早就想用艺术的形式讴歌长征,但因为长期担任军中要职,一直抽不出时间。《长征组歌》,是萧华趁着养病的空当创作的。那是1964年4月,因长期超负荷工作患上了肝炎的萧华,经组织安排由夫人王新兰陪同到杭州治病疗养。当时,全国各地正在筹备长征胜利30周年的纪念活动,许多单位约萧华写有关长征的文艺作品。经考虑,他决定用组诗形式来表现长征。据韩晶介绍,为准确概括红军长征的过程,萧华认真研读毛泽东着作、诗词,以及许多老同志的长征回忆录。在积累大量创作素材的基础上,萧华汲取中国古典诗词的养分,从长征极其丰富的斗争生活中,选取了12个最具概括性的典型场景进行创作,并采用古诗词中“三七句、四八开”的格式,即每段诗歌4个三字句、8个七字句,共12行68字,一诗一韵。经过反复修改,以《红军不怕远征难》
为总题目的长征组诗于11月中旬正式定稿。

北京西山,一个令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萧华上将就居住在这里。

“这是一部名副其实的呕心沥血之作。”萧雨说,从1964年9月到11月,她父亲把全部精力投入到长征组诗的创作中。“我父亲在创作时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士,总会忍不住泪流满面。我母亲后来告诉我,有时她站在父亲身后,看到父亲的稿纸上都是泪痕。”关于当时的写作情形,萧华生前也曾多次说过“写《长征组歌》,不知道自己掉了多少眼泪”。

按照军方规定,记者采访需要提前一天将来访人员的姓名、证件号码、车辆牌照等有关资料上报给警卫部门。1985年3月15日上午9时许,我驱车进入了戒备森严的西山区域,小车在一幢浅灰色的小楼前戛然而止,萧华同志的秘书热情地将我领进了客厅。

据本次展出的《回忆萧华》一书记载,创作完成后,萧华将长征组诗分送中央和军委的领导,周恩来总理第一时间仔细阅读,随即给萧华打电话,说他做了件大好事。不久,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的晨耕等4人选取组诗中前10首反映长征过程的诗歌进行谱曲。1965年8月1日,《长征组歌》在北京民族文化宫正式首演,引起轰动。一个多月后,《长征组歌》即到上海演出,同样盛况空前、一票难求。本次展览展出了一张1965年9月18日的
《文汇报》,当天的报纸以半个版的篇幅刊登了《长征组歌》的评论,盛赞这是一部“内容丰富、形式新颖、气势磅礴、亲切感人的大合唱”。如今,51年过去了,《长征组歌》依然闪耀光芒,在歌声中传递着长征精神。

当时萧华将军正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一职,这是我第一次采访国家领导人,心里很紧张。

大约5分钟之后,刚从广东考察回来的萧华将军就出现在我面前。他身着灰色中山装,一开腔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你们青年报刊为什么要采访我这个老头子?我与你们没有关系嘛。”

经将军这么一激,我反而平静了下来,连忙解释说:“萧副主席,您和我们青年当然有关系,您早年就担任共青团兴国县委书记,又是红军总政治部第一任青年部长,还是少共国际师的政委……”没等我说完,将军便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小鬼,还挺了解我的历史。”

一度紧张的气氛瞬间化解。这位时年69岁的开国上将语言丰富、思维敏锐、记忆非凡,面对我之后的采访,他侃侃而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