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西行漫记》更早问世,《随军西行见闻录》勾出一段往事——。上海市档案馆等制作的8集微纪录片《上海记忆:他们在这里改变中国》今晚播出的最后一集将透露:实际上,早在《西行漫记》面世前近一年的1936年春,就有署名“廉臣”的《随军西行见闻录》问世,连载在巴黎出版的《全民月刊》杂志上。长征队伍中再也见不到陈云的身影,即便是与陈云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陈云到哪里去了。李海文说,《随军西行见闻录》便是陈云在上海等候去苏联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写下的追述红军长征的文稿。陈云去苏联后,《随军西行见闻录》的书稿也被带到苏联,最早于1936年春以连载的形式公开发表在法国巴黎华侨组织主办的中文杂志《全民月刊》上。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是一幅中国革命的壮丽画卷,是一部人类精神的不朽诗篇,也是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英雄壮举。正因为如此,国内外许多作家记者,不惜笔墨讲述和描写这段历史,给后人留下了许多优秀作品。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撰写的《红星照耀中国》,《纽约时报》原副总编辑索尔兹伯里撰写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以其特殊的身份,生动地介绍了长征,为国内外广大读者所熟知,产生了很大影响。

陈云;随军;见闻;红军;廉臣;上海;连载;版本;出版;士兵

但多数人却不知道,最早比较系统准确地向世界宣传红军长征的是我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他撰写的《随军西行见闻录》,“首次向世界介绍了中国红军的长征”,成功地打通了世界人民通往红色中国的大门。

比《西行漫记》更早问世,《随军西行见闻录》勾出一段往事——

艰苦转战,见证长征

陈云为何在长征途中突然消失

1934年10月18日,陈云随红5军团从江西兴国出发,踏上了漫漫长征路。红5军团担负着为中央红军殿后的艰巨任务。在湘江战役中,部队被打散,损失惨重,特别是红34师几乎全军覆没。陈云和红5军团其他领导人一起,率领部队突破千难万险,紧紧跟随中央红军,艰苦转战,到达遵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很多人把美国记者斯诺所写的 《西行漫记》
当作向世人介绍红军长征的第一本著作。上海市档案馆等制作的8集微纪录片
《上海记忆:他们在这里改变中国》 今晚播出的最后一集将透露:实际上,早在
《西行漫记》 面世前近一年的1936年春,就有署名“廉臣”的
《随军西行见闻录》问世,连载在巴黎出版的
《全民月刊》杂志上。这是最早向世人介绍红军长征和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和红军领袖的文献,为研究红军长征提供了鲜活的第一手资料。同时,通过《随军西行见闻录》,还能揭示陈云在长征途中突然消失的原因。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作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云参加了遵义会议,见证了我党历史上这一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会后,他起草了《遵义会议传达提纲》,还向军委纵队传达了遵义会议精神。

作者身份之谜近50年后终得解

1935年5月31日,陈云随军委纵队渡过大渡河,到达四川泸定。当晚,中共中央在泸定县城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据陈云回忆,这次会议主要决定了两件事,一是红军向北走雪山草地一线,避开人烟稠密地区;二是派他去上海恢复白区党的组织。

“廉臣”是谁?
抗战初期,有人以为他和斯诺都是美国人,如明月出版社1938年出版此书时,署“
廉臣著”。直到1985年,为纪念遵义会议召开50周年,《红旗》 杂志重新全文刊登了
《随军西行见闻录》,才明确指出“廉臣”就是陈云。这一身份之谜在维持了近50年后终于真相大白,一同带出的还有一段长征往事。

身处险境,心系长征

长征之前,陈云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红5军团中央代表,长征开始后,随红5军团踏上漫漫长征路,先后担任军委纵队政委、渡河
司令部政委等职。但是在1935年6月上旬,红军主力渡过金沙江之后不久,中央红军即将与红四方面军会师时,一些细心的人发现,陈云突然消失了。长征队伍中再也见不到陈云的身影,即便是与陈云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陈云到哪里去了。

遵照中共中央的决定,陈云作为中央代表,在地下党组织护送下,从四川天全县灵关殿出发,经雅安、成都、重庆,于7月下旬到达上海,开始着手恢复和开展党的秘密工作。

原来,中央派陈云到了上海。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海文透露,陈云是带着重要使命回上海的:一是作为中共中央代表,恢复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地下组织;同时也要在上海设法寻找同共产国际的联系。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留在上海的上海中央局本来同共产国际保持着联系,但从1934年6月至1935年7月接连遭到3次严重破坏,联系中断。中共中央原来同共产国际联系的唯一的大功率电台,在过湘江时被毁。

但由于国民党大肆搜捕共产党人,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恢复党组织工作一时难以展开。

短短3万字写得生动活泼

虽身处险境,陈云仍然在努力工作。到达上海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根据自己参加长征的亲身经历着手撰写《随军西行见闻录》。迫于当时的特殊环境,陈云以“廉臣”为笔名,假托一个被红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军医之口,向世人完整讲述了中央红军从江西苏区突围西征后,直至四川理番、松潘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前的这一段历时8个月、行程一万二千里的长征历史。

由于任务的重要性,这一决定是中央的核心机密,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1935年7月初,陈云几经周折终于抵达上海,他化名李介生住进了位于当时法租界天主堂街
的永安旅馆。此时的上海,白色恐怖更加严重,一时间,工作难以展开。这时,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知道陈云到了上海,认为在上海十分冒险,决定请陈云等人尽快赴苏联。

《随军西行见闻录》生动地描写了红军突破国民党军四道封锁线,转战贵州、抢渡乌江、智取遵义、四渡赤水、兵临贵阳、佯攻昆明、巧渡金沙江、飞渡大渡河、翻越大雪山等英雄壮举和艰难历程。

李海文说,《随军西行见闻录》
便是陈云在上海等候去苏联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写下的追述红军长征的文稿。为了便于公开发行与流传,他以“廉臣”为笔名,假托一个被红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医的口吻,详细地记载了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由江西出发,历时8个月、途经6省、行程1.2万里的传奇经历。虽然全文只有短短的3万字,但写得生动活泼、真实可信。比如,记述红军军官与士兵同甘共苦时这样写道:“上至总司令下至士兵,饭食一律平等。红军军官所穿之衣服与士兵相同,故朱德有‘火伕头’之称。不知者不识谁为军长,谁为师长……”而在描述红军领袖如何爱护百姓时也很善于抓细节,例如,毛泽东在贵州“见路边有一老妇与一童子,身穿单衣,倒于路边”,“当时毛即时从身上脱下毛线衣一件及行李中取布被单一条,授于老妇,并命人给以白米一斗。老妇则连连道谢含笑而去”。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不久,中共中央便失去了与共产国际的联系。1935年8月下旬,为使共产国际了解红军长征和遵义会议的情况,根据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意见,陈云决定亲自去苏联作详细汇报。

陈云去苏联后,《随军西行见闻录》
的书稿也被带到苏联,最早于1936年春以连载的形式公开发表在法国巴黎华侨组织主办的中文杂志
《全民月刊》 上。同年7月,在莫斯科出版单行本。虽然 《随军西行见闻录》
曾有多个版本,但能保存下来的1949年前出版的版本已经寥寥无几,《全民月刊》上的连载版本更为罕见。《随军西行见闻录》
连载版和单行本在上海市档案馆均有收藏。

9月,陈云由上海抵达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详细报告了中央红军长征的经过和遵义会议的情况,使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新情况和中共领导人有了详细了解。之后,陈云化名“史平”留在莫斯科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并最终完成了《随军西行见闻录》的写作。

文汇报记者 李婷

www.999102.com,出版《见闻》,宣传长征

1936年3月,巴黎出版的《全民月刊》连载了这篇纪实报告。同年7月,莫斯科出版了同名单行本。正是这本《随军西行见闻录》,让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及红军的长征开始名扬天下。

1937年,《随军西行见闻录》传入国内,最早收录在王福明编辑的《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一书当中。随后,国内多家出版社都发行了不同版本,如明月出版社把书名改为《从东南到西北》,大文出版社把书名改为《长征两面写》,民生出版社和陕甘人民出版社则以《从江西到四川行军记》为名出版了单行本。

新中国成立后,这篇纪实报告多次被各种研究和宣传红军长征的书刊摘录和转载,但人们始终不知道作者“廉臣”是陈云。

1985年1月,纪念遵义会议召开50周年时,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首次说明廉臣是陈云的笔名,并以作者的名字公开发表了这篇纪实报告。同年6月,红旗出版社重印并发行了这本《随军西行见闻录》。

如今,这篇最早向西方世界讲述长征的着作,仍然是研究红军长征历史的重要文献资料,陈云也因此成为向西方介绍长征的第一位中国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