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予孩子自由是大人的责任

《佛罗里达乐园》(The Florida Project
2017)这部电影的确涉及到一些现实问题,比如贫富分化、未成年人保护、边缘人的生存等,但本片最值得关注可能还是“孩子的快乐”问题。在我看来,“自由是快乐之源”,孩子享受自由,大人承担责任,这是孩子快乐的正确打开方式。试解读如下:

这部《佛罗里达乐园》是今年看过的电影中最让人舒服的一部了!

给予完全的自由。自由应当是无拘无束的状态。本片中的小姑娘莫尼自始至终几乎都是快乐着的,究其原因是她享受了无拘无束的自由。当然这要归功其母哈蕾了。哈蕾以前是什么样的,影片没交待,但现在她过得如何,是很清楚的:一个单亲妈妈,住着廉租房,失业,朝不保昔。即便如此,她对孩子也是从不报怨,更无打骂;尽量不在孩子面前展现负面情绪,不将生活的不如意和孩子任何行为关联起来。她给了孩子几乎完全的自由,显然这是小莫尼始终快乐着的主要原因。然而,莫尼的小伙伴们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他们的父母都为他们的行为设置了界限,比如迪奇因吐痰事件被禁足一周,斯考提纵火事件而被限制出门,这个界限便是责任。

表演自然,色调迷人,既丧又暖。

不以责任限制自由。自由有时是需要承担不利后果的,那就是所谓的责任。影片一开始就提到吐痰事件,导致小迪奇失去外出玩耍的资格,他父亲直接让他承担了肇事的责任。同样的事件,莫尼母亲的做法截然不同,她让孩子承担责任的方式是消除吐痰造成的后果而已。同样是受“责任意识”的教育,但与迪奇相比,莫尼的自由丝毫没受影响。有时孩子的自由是需要父母来承担责任的,所以在斯考提纵火后,其母艾希礼害怕得要死,更换了照管人,斯考提也因此丧失了外出玩耍的自由。很难说这个事件中,哈蕾对自己女儿毫无觉察,但她在大火面前却扮演着一个幸灾乐祸的看客。这似乎是值得批评的,但这是针对一所废弃房子的纵火,无人追究责任,也未造成任何伤害,在哈蕾看来,这就不构成限制孩子外出玩耍的理由。所以,她对艾希礼的做法表达不满,提醒她并未因此惹上麻烦,就没有必要限制孩子们的自由。虽然,在纵火问题上,我们可能觉得哈蕾的做法有点不负责任,没有及时教育孩子,但在后面我们看到斯考提独自蜷缩在房子里的场景,有没有觉得孩子得到了“教育”却失去了更多呢?可见,父母越缺少承担责任的能力,孩子自由便越难有保障。

肖恩·贝克导演,除威廉·达福外,演员们几乎全是素人!

呵护自由。自由是有敌人的,孩子快乐的自由也一样,它需要大人的精心呵护。无忧无虑的自由有时会遭到无端的攻击。不怀好意者接近孩子是容易被击退的,但那些基于某种规则、规矩或观念而对自由的不怀好意是比较难以对付的。哈蕾因为汽车旅馆的规则被迫到另一客栈暂居。看着莫尼对着电视跳舞,以及坐在沙发上翘着脚的姿势,那客栈的阿拉伯裔的女管理员便看不惯了,即便付足了钱,她也不愿意做这生意,理由就是哈蕾母女俩的“沦落”的样子,显然,阿拉伯裔的小孩绝不会没规矩、自由到如此程度的。如此刁难和歧视,哈蕾当然会反击的,她不仅要维护孩子,更重要的是维护自由世界的尊严。教育孩子服从某些规则,无论是法律的、道德的抑或是习俗的,有时就是在抑制孩子的天性,压缩他们自由的空间。

饰演妈妈哈蕾的这位,居然是从instagram上找来的……

创造自由的条件。有时自由是需要物质条件的。即便迪斯尼乐园并不遥远,即便度假酒店也近在咫尺,对于莫尼这样家庭的孩子来说,也不是可以自由消费和享用得起的。但哈蕾想办法带孩子到乐园近处去看烟火表演,孩子的幸福感跟在园内不会有多少不同吧;带孩子去酒店冒用他人的自助餐,虽不道德,但她为孩子创造一次享用饕餮盛宴的机会,那种快乐和满足感对莫尼来说可能是终身难忘的。为了自由和生存做些有失尊严和违背道德的事,有时我们也并不觉得这有多么不体面。

这姑娘不笑的时候酷酷的,笑起来有些婊里婊气,这个选角简直太成功了。

必须终结的自由。虽然我们觉得哈蕾作为一个母亲,她已经做得不错了,她给了孩子充分的快乐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不能也不应该持续下去了,因为孩子毕竟要长大、要面对社会。即便不乐意,哈蕾也知道儿童福利机构终究会干预,会带走孩子,让孩子接受教育。事实上,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那雨中母女嬉戏(似有作践自己的意图),那临别前的饕餮大餐,显然是她想提供孩子她能提供的最后的自由和快乐。(文/石板栽花
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而这位小朋友,则是几乎完美地演活了莫尼这个角色,一点都不尬。

Ps.感谢鲸鱼字幕组&奇遇字幕组提供本片中文字幕!

她们颜值都颇高,演起母女来毫无违和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石板栽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且这俩货的表演都非常轻松自然,简直完爆所有戏精啊999102澳门英皇赌场,!

影片讲述了一个早熟的女孩莫尼和她的妈妈以及朋友们的故事。

莫尼和妈妈哈蕾住在奥兰多一个廉价的汽车旅馆里。

屋子很小,也挺乱的,莫尼和妈妈晚上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尽管是廉价汽车旅馆,她们仍经常不能按时付租金。

哈蕾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单身,抽烟,爱玩。

嘴唇上有唇钉。

全身上下包括手指都有纹身。

沉迷于流行音乐和社交网络。

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行为方式,都像个叛逆少女。

可现实是,她是一个六岁女孩的妈妈。

她甚至毫无顾忌地当着女儿的面说:“这里大多数女孩都会在厕所里做那种破事,你知道吗?我不会做,我只跳舞来赚钱。”

因为“不在厕所里做那种破事”,她被解雇了。

而莫尼,非常活泼可爱,但也太过于调皮贪玩。

她带领着其他小朋友一起,在楼上往下面的车子吐口水,还比赛谁吐得远。

结果被车子主人给骂了。

跟她一起玩的一个小朋友被禁足,人家家长也不让儿子跟莫尼他们玩了。

只剩下一个斯考提,他是妈妈的好朋友艾希礼的儿子,跟她一样大。

有时候,斯考提、莫尼就一起躺床上玩iPad,哈蕾则是在旁边玩着手机,三个人平静地相处着。

吃饭时间,就一起坐在汽车旅馆前面,吃廉价的快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有飞机从空中飞过,三个人同时朝飞机竖中指,骂脏话。

“操。”

“去他妈的。”

“贱人。”

“混蛋。”

这便是哈蕾日常的口头禅。

莫尼不可能什么都没学到。

她在说话方面很是早熟,其实住这附近的很多孩子都差不多。

家长们都为生计发愁、奔波,孩子们也是最野生的游荡玩耍状态。

斯考提炫耀自己有一个很棒的裸体打火机。

莫尼经常拉着斯考提去给汽车旅馆的新客人拿行李要小费。

后来他们又交了一个新朋友,珍妮丝。

他们教会珍妮丝撒谎,央求陌生人给钱买冰淇淋吃,三个人轮流吃着同一个。

他们既天真,又早熟。

既世故,又单纯。

莫尼其实是孩子们中最“野”的一个,闯祸是家常便饭。

汽车旅馆的经理鲍比也因此经常找上门来。

鲍比不仅要数落莫尼,还要数落哈蕾。

哈蕾经常违反这里的规定,室内吸烟、拖欠房租。

莫尼也不敢示弱,甚至敢切断整个汽车旅馆的电源。

哈蕾从来不骂莫尼。

只会笑着埋怨道:“啊莫尼,你真的让我太丢脸啦。”

莫尼也毫无愧色,大叫:“妈妈你真的太丢脸了。”

莫尼还是闯了大祸。

和小伙伴玩乐时,他们跑进了一个废弃房子里。看到一个壁炉,莫尼让斯考提把打火机拿来,于是三个小朋友就这样在枕头上点了一把火,放进壁炉。

结果整个房子都着火了。

他们约定好谁也不能告诉家长们这件事,各自回了家。

三个小朋友都很怕。

尽管内心不安,莫尼还是在妈妈面前假装冷静,妈妈丝毫不知情。

哈蕾还欢呼雀跃地带着莫尼去火灾现场看热闹,还拍照发网上。

她很激动地对莫尼说:“比电视上刺激多了,是吧。”

斯考提却对自己的妈妈说漏了嘴。

艾希礼因此跟哈蕾反目,不再偷偷给哈蕾提供餐厅食物,也不让斯考提和莫尼一起玩了。

哈蕾自然非常生气,还跑去艾希礼的餐馆闹了一番。

哈蕾是个坏妈妈吗?

也许只能说她是个不够合格的妈妈。

无论是她自己在孩子面前的表现,还是在教育孩子为人处世的问题上,她都太随便了。

她还是很爱莫尼的,和莫尼相依为命。

经济上的窘迫,她从来只是自己皱眉头,自己想办法。

莫尼还是快快乐乐地和她的小伙伴一块玩,每天都无忧无虑。

当莫尼把糖浆抹枕头上,哈蕾也从来不指责,更不会摆出一点点家长的架子,只是问莫尼:“你抹上面会洗枕头吗?”

她尊重孩子的想法。

莫尼和她,俩人像朋友一样相处着。

比起让孩子变得聪明乖巧懂礼貌,她更希望孩子开开心心交朋友,自由自在玩耍。

莫尼的好朋友珍妮丝生日,哈蕾会带着莫尼和珍妮丝去外面,唱生日歌,吃一个小小的蛋糕,再一起看烟花。

场面温馨至极。

但她也确实会给孩子带来许多不良影响。

比如说孩子和她一样会讲脏话,跳艳舞。

比如说她带着莫尼去偷手环,再一起撒谎卖出去。

比如说她俩一起去卖香水,卖不出去的时候,哈蕾就让莫尼低声下气求别人给一点钱。

后来香水几乎都卖不出去了,哈蕾再次陷入了困境。

不愿意和其他女孩一样“在厕所里做那种事”的哈蕾,还是败给了生活。

实在没有钱,经理也催着交房租了。

她只能拍性感照片传到网上。

每天趁莫尼洗澡的时候,哈蕾在房间里接客,放很大声的音乐掩盖那种噪音……

剧情就不再多说了,后面依然精彩。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对情绪的推进,处理得非常巧妙。

前面看得轻轻松松,非要在最后一刻,突然泪崩。

真的是很耐看的一部片子,夹杂了快乐与绝望,天真与丑陋。反映出来的美国社会底层面貌,其实也非常现实。

很喜欢以下两个场景,也许它们非常普通。

一是:

哈蕾满脸愁容,带着莫尼去蹭吃的。

莫尼因为吃到了好吃的东西,一副超级开心,超级满足的样子;

二是:

哈蕾被生活逼得绝望而又无奈,电视剧里闪动着各种画面,她却没心思看,坐在床上发呆。

过了一会她决定下床,在地板上一下又一下地跺脚,势必要吵到楼下那个曾经的闺蜜。

莫尼被吵醒,问妈妈怎么了。

哈蕾说:“没事儿宝贝,接着睡吧。”

开头说了,几乎是全素人出演。

孩子们的表演,也算得上是半即兴发挥。

但再回顾这部影片,发现它其实一点也不粗糙。

相反,它柔软,生动,同时又很自然地穿插着尖锐的因素。

整个电影丰盈又好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