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99102.com,杜威的教育哲学是以社会哲学和人生哲学为参照,以时代和社会中“人的问题”为本的哲学。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由刘放桐教授任主任的复旦大学杜威研究中心1月7日成立,38卷的《杜威全集》中文版翻译同时启动。
作为实用主义思想的杰出代表和集大成者,约翰·杜威(1859-1952)不但在哲学史和教育学史上具有突出的重要地位,而且在知识界、政界和民众中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中国学术界对杜威思想的接触和研究也是由来已久。1919年到1921年,杜威应中国五所学术机构的联合邀请来华访问讲学26个月,在此期间,他举行的大小演讲达200次以上,内容涉及社会和政治哲学、教育哲学、近代教育的趋势、伦理学、现代哲学思潮和美国民主的历程等各个方面。这些演讲大多刊登在当时的报刊上,被知识分子竞相传阅,其实用主义思想在当时中国的思想界引起巨大反响,而他的“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和“从做中学”等教育思想,更是对20世纪上半叶中国的教育实践和乡村建设运动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正如胡适在《杜威先生与中国》一文中所说的那样:“自从中国与西洋文化接触以来,没有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有杜威这样大。”
在复旦大学杜威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有关专家学者围绕“杜威思想的当代意义”展开了深入研讨。
杜威思想的重要性
杜威是美国实用主义思想发展过程中的集大成者,最为集中地体现了美国社会政治和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发展的特征和趋势,从而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影响。复旦大学的刘放桐教授和孙承叔教授认为,虽然美国从来没有法定的国家哲学,但杜威哲学在一定意义上起到了美国国家哲学的作用。深刻而全面地研究和认识杜威的理论,是深刻和全面地认识美国社会各个方面、特别是美国社会的发展道路的不可或缺的途径。
杜威思想的重要性,更大程度上还体现在他对后世西方思潮的影响上。复旦大学黄颂杰教授认为,20世纪后半叶以来,实用主义表面上似乎有些失势,但在现实生活中,它一直发生着主导的影响,欧美诸多思潮流派,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实用主义的影响;以罗蒂为主要代表的当代美国哲学,就努力地从美国实用主义传统中挖掘资源,可以看作是杜威实用主义思想在当代的发扬光大。
关注社会和生活的实践哲学
从思想史的一般规律来看,诸多思潮之所以能够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产生重大影响,是同这些思潮关注社会、关注生活、关注现实密不可分的;杜威的实用主义思想也不例外。刘放桐教授提出,杜威的哲学本质上是一种社会政治哲学,这指的就是杜威把对现实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当作其哲学的核心问题,正因为如此,与对其他哲学家的研究相比,对杜威哲学的研究具有更为重要的现实意义以及与现实问题相关的理论意义。
南京师范大学张之沧教授和复旦大学张汝伦教授都认为,杜威哲学本质上是一种非学院化的哲学。张汝伦教授更是把杜威的哲学看作是某种意义上的实践哲学。他认为,杜威反对近代笛卡儿以来认识论中心的哲学传统,但不是出于理论哲学的目的,而是出于实践哲学的目的,是要恢复人的实践行为对于哲学问题的优先性,由此将哲学视为人类文化和生活的基本批判行为与手段,进而把它视为人类的社会生存模式而非知识形式。哲学是一种“希望的形式”,一种“努力行动的形式”,其独特的职能、问题和内容来自社会生活的压力与紧张,始终伴随着人类生活的变化而变化。科学不仅改变了人类生活的条件,而且也渗入了人类生活行为本身,现代人类文明的危机,在于人们的价值观念并未随着社会变化而变化,因此,哲学改造的任务,就是要形成和产生逐步指导研究当前人文和道德事实的理智工具。
杜威哲学被视为实践哲学,很大程度上同他的教育思想对人类社会尤其是中国社会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有关。复旦大学张晓鹏教授和四川师范大学骆天银教授都对杜威的教育思想给予了高度评价。张晓鹏教授认为,在杜威那里,哲学可以解释为教育的一般理论,教育则是使哲学上的分歧具体化并受到检验的实验室。教育的真正目的不在知识本身,而在学得制造知识以应需求的方法;为了建设民主社会,必须培养学生的个性,反对灌输。这种“社会中心论”的教育思想在杜威的中国弟子陶行知那里得以发扬光大,并且对中国当今的教育改革具有借鉴意义。
西方思想的中国化
西方思想文化,但凡能够对中国产生重大影响的,都同这种思想文化的中国化密切相关。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是为典范。而杜威实用主义思想对中国影响深远,也是同它的中国化相关。上海师范大学陈卫平教授和复旦大学章清教授都提到,在中国现代史上有影响的教育界思想界人物,如胡适、陶行知、蒋梦麟、郭秉文等都是杜威的学生,他们的学术思想和教育实践,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杜威思想的影响,有的甚至以杜威思想为指导。要深刻认识杜威的实用主义思想,必须结合中国现代思想的背景、尤其是1900年前后中西思想融汇的历史,同时借鉴中国前辈思想家的研究成果。
逻辑:规范的还是生活经验的?
从思想史的发展历程来看,杜威工具主义的实用主义理论曾经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被简单化和庸俗化地加以理解和应用;重视在检验理论真假时候的效用的标准容易被歪曲为有用就是真理,重视培养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容易被歪曲为只要应用学科、不要理论学科,重视适应环境和满足自己生存的需要容易被歪曲为不讲原则、不择手段。这一现象曾经不仅发生在中国,而且也曾经发生在杜威及其实用主义思想土生土长的美国。
复旦大学张庆熊教授提供的最新材料表明,杜威实用主义思想中某些概念的模糊,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人们的误解。这份最新材料就是实用主义创始人皮尔士1904年9月14日发表在《国民》杂志上的一篇书评及相关的一封信件。在这篇对杜威《逻辑理论研究》一书所作的书评中,皮尔士认为,“逻辑”在杜威那里意味着“自然的思想史”,是一种广义上的“探索的理论”,而不是一种规范科学,这是一种用词的不严谨。杜威是一位把实用主义理论大众化的思想家,当他在普及实用主义和掀起以实用主义为指导的教育改革等运动的时候,确实需要用简单、通俗和形象化的语言表达实用主义的基本思想;但是,一个头脑清楚的人应时刻警觉这里可能出现的偏差。
对“逻辑”概念在杜威思想中的重要性加以认识并作出区分,有利于人们更准确地把握杜威思想的实质。复旦大学俞吾金教授和上海社会科学院俞宣孟研究员都提到了这一点。俞吾金教授提出,就“逻辑”一词的含义来看,本身就包含着广义的与生活经验相关的逻辑以及纯粹的作为规范科学的逻辑,就杜威本身的思想来看,他所说的“逻辑”很大程度上还是与生活经验相关的逻辑。
俞吾金教授还提出,问题意识是杜威思想的一个重要特色;无论是杜威的思维“五步法”,还是其弟子胡适的“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都暗示着实用主义思维方式中的一个基本点,即强烈的问题意识。充分地认识到这一点,也就等于阐述了杜威所倡导的思维方式的当代意义,同时也才有可能超越杜威视野的某种局限性。
审美经验与艺术化生活
生活是艺术之根,艺术是生活之魂。作为哲学家、教育家、政治家和美学家的杜威不仅主张在生活中树立美的理想,而且坚持艺术与经验的统一。复旦大学汪堂家教授提出,使生活富有意义、提升人的价值感,始终是杜威的理想。审美经验是人类普遍经验的一部分,也是人类最根本的经验之一,这种经验与理智一样是提升人的价值感的必要条件。人要摆脱卑微、痛苦、迷茫的生活,就必须为自己树立一种植根于生活经验的审美理想,因为人的卑微、痛苦与迷茫是人沉迷于“手段”、沉迷于为工具而制造工具的过程。艺术是审美经验完整而真实的展现,艺术品脱离了它的经验环境就会变成死的东西。在我们这个时代,人的自我有被淹没的危险,人的自主性、目的性有消失的危险,需要通过艺术、通过审美经验重建人与自然的本源性关系;作为艺术的经验与作为经验的艺术应该并且能够统一。而要实现这一目的,杜威的哲学思想可以为我们提供良多启示。

杜威;教育哲学;人的问题;逻辑基点


要:
杜威的教育哲学是以社会哲学和人生哲学为参照,以时代和社会中“人的问题”为本的哲学。“人的问题”即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生活的关系、人的知识与行动的关系。在“人的问题”探索中,杜威完成了对哲学和教育的改造,构建了独特的教育哲学思想。因此,“人的问题”是杜威教育哲学的逻辑基点。

关键词:杜威;教育哲学;人的问题;逻辑基点

作者简介:陈子冰,女,内蒙古人,中央民族大学预科教育学院讲师,硕士,主要从事民族教育、教育基本理论研究;桑志坚男,内蒙古人,内蒙古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哲学、教育社会学研究。Email:sangzhijian@126.com;刘文霞,女,辽宁人,内蒙古师范大学田家炳教育书院教授,博士,主要从事教育哲学、教育基本理论研究。

www.999102.com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