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1月1日,首批创业板限售股解禁“开闸”。
财汇统计数据显示,除了宝德股份之外,首批27家创业板上市公司合计共有11.94亿股限售股解禁,至10月28日止其总市值为327亿元,类型均为首发股。
华泰联合证券10月26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以10月22日价格测算,此番创业板…

  文华财经(编辑整理 那娜)–据经济参考报9月3日报道,估值重心下移成定局

11月1日,首批创业板限售股解禁“开闸”。

  

财汇统计数据显示,除了宝德股份之外,首批27家创业板上市公司合计共有11.94亿股限售股解禁,至10月28日止其总市值为327亿元,类型均为首发股。

    首批创业板上市的28家企业即将迎来解禁洪峰,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无论是在信息来源还是在资金实力上都更具优势的基金公司的动向格外引人关注。而刚刚披露的基金的半年报则显示,在未来创业板尤其是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估值面临系统性调整的压力之下,除个别基金外,大多数原先投资于创业板的基金产品已经快速撤离了这28家企业。

华泰联合证券10月26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以10月22日价格测算,此番创业板解禁股市值规模与财汇数据相同,亦为327亿,解禁规模超过了28家上市公司的总流通市值317亿,约占创业板整体流通市值的26%。

  

根据计算,11月1日解禁流通的327亿市值中,公司高管(除董事长外)的持股解禁规模为170亿,按照各上市公司招股说明书中的承诺,每年减持不超过25%,因此实际解禁规模为43亿元,加上除公司高管外持股解禁规模157亿元,因此该日有效解禁规模超过200
亿元。

    撤离 首批创业板两月净流出47.5亿元

在华泰联合证券看来,创业板估值过高,以及创投机构、个人股东集中持股导致了加大了限售股解禁之后的对市场的抛压。

  

根据深交所10月28日收盘后公布的数据,创业板平均市盈率为69.93倍,远高于中小板54.46倍、深圳主板市场37.05倍。而从市净率来看,华泰联合证券以10月22日的数据认为,创业板11.4倍的市净率高于中小板的7.9倍,也显著高于沪深300的2.9倍。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2日的60日内,创业板首批28家企业累计净流入资金为-47.5亿元。从个股表现上来看,这28家企业60日以来仅有亿纬锂能(300014)和网宿科技(300017)分别小幅上涨1.46%和3.03%,其余26家均呈下跌状态,平均跌幅达到了11.39%。

而从第二个原因来看,创业板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创投机构以及个人股东持股比例较高,“因此,一般来说,创投机构通过股份上市后的转让为退出的手段,其低廉的投资成本决定了一旦股份解禁,创投机构一定会尽可能快的撤出。”华泰联合证券刘湘宁如此判断。

  

www.999102.com,按刘湘宁测算,假设创投机构和普通个人股东在1年内卖出50%,高管卖出25%(假设全部按照高管承诺每年减持25%计算),那么依10月22日的收盘价格,11月1日解禁市值合计达100亿元,是28家上市公司当前流通市值的1/3。

    其中,机器人(300024)、华星创业(300025)、南风股份(300004)、吉峰农机(300022)和乐普医疗(300003)的下跌幅度分别达到了24.64%、22.66%、20.05%、19.07%和17.63%。与此同时,沪指却刚刚从2319.74点的前期低点逐级反弹,两个月内涨幅达到了10.7%。

至于解禁洪峰将对创业板产生多大的冲击,华泰联合证券认为,近期解禁压力确实抑制了创业板的反弹,创业板的走势已经反映了部分预期。

  

尽管如此,市场人士分析认为,今年半年报显示的创业板上市公司增长远远低于市场预期,高估值已经难以为继,在解禁潮冲击下,整体估值下移将不可避免。

    截止到9月2日的20日内,这28家企业累计净流出资金为15.5亿元。分析人士表示,相对大盘的走势而言,创业板首批企业两个月来的资金持续净流出,表明部分资金正在有序从中撤离。

另据财汇统计数据,第一批创业板上市公司在此次解禁洪峰之后依旧有多达23.72亿股的股份处于限售阶段,将在未来陆续取得流通权。

  

TAGS:327亿元洪峰开闸解禁市值创业板下周

    在撤离的队伍中,公募基金的动向最为引人关注。WIND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第四季度,26只基金公司旗下基金产品重仓持有首批28家创业板企业的基金数达到了68只,其中,华谊兄弟(300027)为13只基金重仓持股,神州泰岳(300002)、吉峰农机分别为8只基金重仓持股,机器人、红日药业(300026)和乐普医疗也分别为多只基金所重仓持有。但到了2010年第一季度,重仓持股该28家企业的基金公司和基金产品的数额分别锐减至9家和17只,其中神州泰岳为9只基金所重仓持有,红日药业为3只基金所重仓持有,华星创业、吉峰农机、大禹节水(300021)、爱尔眼科(300015)和乐普医疗各为一只基金所重仓持股。

  

    到了2010年第二季度,基金中报显示,仅有8家基金公司旗下的14只基金产品重仓持股上述28家创业板企业,银华和宝盈旗下共计6只基金产品重仓持股神州泰岳,招商基金旗下2只产品重仓持股鼎汉技术(300011),交银施罗德和东吴基金各一只基金产品重仓持股爱尔眼科。

  

    一位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创业板的高估值众所周知,其中的泡沫十分明显,随着首批创业板解禁的到来,其股票价格下行压力会越来越重。对于基金而言,突然的大幅减持既不符合基金本身机构投资者的特点,也容易造成股价的剧烈波动,因此,有计划的在解禁到来之前撤出就成了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虽然总体而言基金对面临解禁的创业板股票态度谨慎,但也不乏逆市大幅增持者,其中以银华系最为突出。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银华基金旗下四只基金产品共计重仓持有神州泰岳248.93万股,持股占其流通股比例达到了7.88%;到了2010年第二季度,银华基金孤注一掷,大幅加仓神州泰岳929.34万股,旗下5只基金产品共计重仓持有神州泰岳达到了1155.69万股,占其流通股比例达到了14.63%。有证券业人士分析称,银华基金很可能是为了抬高股价而进行了集团作战的方式,未来一旦撤出,将引发该只股票的剧烈波动。

  

  投机 高管离职只为套现

  

    与机构的有序撤离相对应的,是创业板企业高管扎推辞职的奇特景象。

  

    9月1日,康耐特(300061)同时发布了四名高管辞职公告,包括董事兼副总经理、监事以及2名独立董事在内的四名高管一日之内辞职,对于高管集体辞职的原因,公告只是含糊的称“因工作安排原因”。而就在此前一天,宁波GQY也发布了财务总监辞职的公告,理由则是“因个人原因”。

  

    统计数据显示,除去个别公司高管通过董监事换届选举而“隐性辞职”外,自创业板开板至今,已有40余名高管相继辞职。在首批登陆创业板的28家公司中,共有19名高管辞职,若以企业上市时间点为基准,这19名高管平均辞职时点为上市后5.2个月。这些高管的辞职理由也五花八门,包括了“夫妻两地分居”、“身体健康堪忧”等。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发起人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所持本公司股份自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上述人员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也就是说,如果这些创业板高管继续任职的话,将无法通过二级市场来套现手中的股票,即使到了一年之后,其所能抛售的股票也只能占其持有的25%。

  

    业内人士分析,创业板企业尤其是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的高管如此集中的辞职,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了原始股一经解禁立刻套现。按照目前的市盈率来说,这些辞职高管手中握有的原始股份将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使其暴富。此外,部分高管的“踩点”套现的计划,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些高管本身很可能就不看好企业未来的发展,比起名不副实的“高成长性”下的企业前景,还是趁着目前创业板整体估值仍然高高在上时“落袋为安”才好。

  

    “高管的套现潮一旦出现,势必会对整个创业板市场的信心造成严重打击。”一位券商业人士表示,“但创业板的更大的减持压力还是来源于创投资本。”华泰联合证券分析师刘湘宁表示,创投机构通过股份上市后的转让为退出的手段,其低廉的投资成本决定了一旦股份解禁,创投机构一定会尽可能快的撤出。有分析人士表示,在目前的高估值的情况下,创投资本的获利更多的是“纸上富贵”,考虑到创业板高估值背后的泡沫,创投机构兑现利润的冲动将十分强烈。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则对记者表示,虽然不能肯定解禁后创投资本会大幅减持,但从目前中国创投市场的情况来看,创投机构缺少“创投精神”,热衷于投机而非投资,“创投已经被异化了。”他说。

  

  解禁 创业板估值面临考验

  

    WIND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1月,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将有11.99亿股获得解禁,并将集中于11月1日全部释放,其中包括中信证券(600030)旗下金石投资参股的机器人、神州泰岳以及海通证券(600837)直投公司海通开元参股的银江股份(300020)。根据华泰联合证券的测算,今年下半年,创业板累计解禁市值将达到422亿元,占全部流通市值的51%。

  

    在首批解禁的28家创业板企业当中,乐普医疗、立思辰(300010)、机器人和华谊兄弟四只个股解禁限售股占总股本的比重都超过了40%。其中,解禁市值最大的是乐普医疗,达到了85亿元。从解禁股的出清天数来看,最高的则分别是乐普医疗、立思辰、华谊兄弟、吉峰农机、金亚科技(300028)、银江股份、莱美药业(300006)。

  

    来自深交所的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2日,在创业板上市的117家企业中,平均市盈率为68.06倍;与此同时,上证A股的平均市盈率则为19.98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创业板平均市盈率最高值为1月5日创下的106.04倍,迄今为止,创业板整体估值虽已几近腰斩,但仍然高出上证A股两倍多。

  

    机构普遍认为,高估值加上解禁洪峰的到来,创业板的整体估值中心的萧条已成定局。李迅雷表示,目前创业板整体泡沫明显,在解禁洪峰到来之际,创业板整体估值重心下调的压力明显。他预计,即使乐观的估计,未来创业板的整体市盈率也将下调至30倍至40倍左右。

  

    此外,创业板上半年业绩的糟糕表现,也为其估值的下调打下了注脚。WIND数据统计显示,113家创业板企业上半年累计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43亿元,剔除不可比的外,同比增长25.6%,不仅低于中小板,也低于主板的整体业绩。在有数据可比较的105家创业板企业中,23家上半年亏损,占比高达22%。

  

    在首批上市的28家企业中,今年上半年共计实现净利9.4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7.6%;从单季数据来看,28家企业二季度共计实现净利润5.4亿元,同比增长仅为13.7%,环比一季度增长则仅为13.3%。其糟糕表现,已使得建立在“高成长”之上的高估值基础完全崩溃。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