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应对未富先老现状 中国式养老如何求解(围观两会) 本报记者 潘笑天
中国老龄化的特点是未富先老。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说,中国在人均GDP为3000美元时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一般国家人均1万美元时才进入这个阶段。中国式养老如何求解?今…

  南方日报2月25日AII02版讯
据媒体报道,今年珠海将探索养老院“公建民营”模式,即政府负责养老院的硬件设施建设,建成后交由专业的民间组织进行管理和运作,在创新养老服务运营模式的同时增强养老机构的生存和发展能力。目前,斗门莲洲福利中心正在和专业养老团队合作,拟打造成为养老院“公建民营”模式的试点。笔者认为,珠海的这一试点可以为当前养老问题的解决提供基层探索实践。  根据相关调查,目前中国“未富先老”的现象令我国的养老事业面临资金匮乏的局面,个人养老资金缺口和政府投入不足让养老院“一床难求”,很多老人等不到床位,有些人甚至“未养先亡”。  具体到广东,养老机构床位缺口大,养老服务设施总量不足等问题尤其突出。来自省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1月,全国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已达22.4张,而广东千名老人床位数只有15.8张,在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倒数第五,与国家“十二五”每千名老人30张床位的规划目标相差近半。  事情何以至此?主要是财政投入、引导民间资本投入力度方面,广东远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有人认为,广东财政收入连续20多年居全国首位,有钱自然好办事,改善民生底气足。可是,广东人口超过1亿,“分母”很大,人均财力仅居全国第20位。广东人口构成复杂,有2000多万外来务工人员,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难度不小。  从以上事实来看,珠海探索引入社会组织探索养老院“公建民营”模式、推进养老问题的解决无疑是值得提倡的。  养老是一项全社会的事业,由政府大包大揽是不现实的,需要引入市场机制,通过产业扶持政策引导、吸引各方面的力量参与养老事业。发展养老事业不能只靠财政,养老服务主体有必要由公办逐步向“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多元投资方式转变,鼓励企业和公益慈善机构等社会力量投资,投资主体实现多元化,新建民办老年人服务机构。  但是,目前民办养老机构存在数量少、质量差等问题。民办养老机构的建设和发展迫在眉睫,但民办养老机构建设所需要的金融支持、土地支持、配套政策都不够完善。据了解,珠海共有养老机构26家,其中公办16家,民办10家,对公办和民营养老机构的政策资金扶持差距大,有限的资金来源导致民营机构运营资金不足。其次,养老院规模层次不高,入住率低也导致其发展较为困难,不利于养老问题的解决。  笔者认为,对社会力量兴办的老年服务机构,政府应给予一定补助。比如,对企业和个人致力于创办养老服务企业的,政府应优先保障养老服务企业及社区老年公寓的建设用地。对于各类服务企业进社区开展养老服务的,应减免养老服务企业营业税、企业所得税、土地使用税等,推动养老问题的解决。  另一方面,政府虽然已经出台了各种扶持措施,但在很多地方存在扶持养老企业的政策难以落实的问题。比如2009年颁布实施的《广东省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管理规定》明确规定:“民办社会福利机构用水、用电、用燃气,按照居民生活类价格收费”。《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规定:“养老机构用电、用水、用热按居民生活类价格执行”。然而,据省政协的调研,全省多个地方基本没有落实这两个文件精神。因此,珠海在养老新模式的探索方向值得肯定,但还需要进一步落实相关的扶持政策,这样才能更有效地推动珠海养老问题的解决。  

www.999102.com,    应对“未富先老”现状

    中国式养老如何求解(围观两会)

    本报记者 潘笑天

   
“中国老龄化的特点是未富先老。”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说,中国在人均GDP为3000美元时就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一般国家人均1万美元时才进入这个阶段。中国式养老如何求解?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积极发展老龄事业。专家建议,应建立多元化、分层次的综合养老网络。

    “住不上”和“住不起”并存

   
“在北京为老人找一家合适的养老院真难。”冯女士有桩烦心事儿,她的父亲年逾八旬,需要人看护照料。冲着价钱相对便宜,她想把老人安顿到公办养老院,可问了一圈下来,有床位的养老院条件十分简陋,环境稍好的则需“排队等候”。

   
广州的崔先生也有着同样的烦恼。无奈之下,他跑去民办养老院打探行情,结果很失望。“环境是好,但交通不便,收费更贵。”崔先生说,不少养老院在入住时需先一次性交一笔钱,至少5000元,再算上各类押金和按月算的床位、护理、伙食费,少说也要上万元,这还不包括以后每个月好几千的开销,对于他这样的工薪家庭是笔不小的费用。

   
“住不上”和“住不起”并存——这就是中国普通收入家庭寻找养老院时所遭遇的困境。

    民办养老尚待激活

   
到去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1.85亿人,全国各类养老机构4万个,养老床位315万张。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进入老年,家庭结构小型化、空巢老人养老难日益显现,人们对养老机构的需求在增大。

    解决“住不上”的问题,先得补足数字缺口。

   
“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机构积极性很高。”全国政协委员马兰翠表示,应激发民间力量参与养老行业。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姚远教授向记者表示,应加大对民办养老机构的扶持力度,“尤其要注重政策能否及时落实、形成有效扶持。”姚远建议,应改变按床位数量补贴的老办法,而按接收失能老人数量计算,此举能真正扶持规模小而护理量大的民办机构。

    解决“住不起”的问题,还需引导民办养老院降低过高的价格门槛。

   
汇晨老年公寓总经理周黎明认为,推广“公办民营”试点是一个好办法,用市场化手段替代政府包建包管模式,用监管和扶持的双重举措控制价位,“最终形成政府、民营机构、社会多赢的局面。”他介绍,作为“公办民营”的首家试点,汇晨老年公寓由政府出资建设,“汇晨阳光”通过竞标获得运营权。由于省去了土地成本等烦恼,汇晨在之前经营艰难的情况下仍坚持微利模式,“打包”价格合计每月每个床位2175元。

    分层次、多元化是出路

   
我国已成为世界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面对如此庞大的老年人口数量,完全靠机构养老实属杯水车薪。专家表示,多元化、分层次的养老模式是目前符合国情选项的。

   
姚远表示,应进一步完善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服务为依托、机构养老为支撑、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网络,实现90%的老年人居家养老、6%社区养老、4%机构养老的目标。其中,一部分由政府托底,一部分由政府发放消费券补贴购买养老服务,一部分由个人承担个性化服务消费。

   
他建议,在几大社区之间可建立整合医疗、康复等资源的养老中心,最大程度发挥辐射作用,形成养老的共享网络。

   
全国人大代表陈利丹建议,在农村地区要进一步扶持建设五保村,让农村孤寡老人能够就近养老,同时扶持贫困地区建设区域性综合养老服务中心。

   
养老问题更需顶层设计和制度保障。今年,我国将实现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全覆盖。姚远表示,日趋完善的体制将力推中国养老保障制度循序渐进、长足发展。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