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我国农民工总量达2.42亿。在这一庞大的群体中,相当一部分是80后甚或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他们是涌动在城市中的新鲜血液,然而他们中大多数同其父辈们一样,用辛勤汗水创造着城市物质繁华的同时,还要经受着城市生活给自己带来的文化寂寞。十七届六中…

农民工,是指在进入城市务工的农业户口人员。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城市中农民工的数量为1.5亿人左右。农民工是涌动在城市大动脉里的特殊血液,他们在创造城市繁华的同时,也品尝了城市给他们带来的寂寞。他们身在城市,心灵却无处栖息。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

   
当前,我国农民工总量达2.42亿。在这一庞大的群体中,相当一部分是“80后”甚或“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他们是涌动在城市中的新鲜血液,然而他们中大多数同其父辈们一样,用辛勤汗水创造着城市物质繁华的同时,还要经受着城市生活给自己带来的文化寂寞。十七届六中全会强调尽快把农民工纳入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让他们广泛享有免费或优惠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前不久召开的全国政协“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繁荣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专题协商会上,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呼吁,切实维护和有效保障农民工的文化权益,满足农民工群体的文化需求。

建设新生代农民工的精神家园

    休闲缺失最堪忧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教授、博导吴理财

    “不怎么休闲”与“该怎么休闲”

如今,年龄在四五十岁以上的老一代农民工大多返乡,代替他们的是更加年轻的“农二代”,这些新生代农民工与其父辈相比,一个最大的不同特点是,无论是其行为取向还是心理意识都是城市化的,他们希望过上城市人一样的生活,他们不愿意回到农村社会,所以他们拼命地从农村社会关系网络中抽身、逃离出来;同时,又由于城乡之间的二元制度樊篱还没有根本拆除、城市社会排斥依然或多或少存在,更为重要的是自身的物质条件也不允许他们在城市安身立命,因此,他们很难有效融入城市社会,而不得不“漂浮”于城乡社会之间。

   
“干活累,没事睡”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亦工亦农,非工非农”是他们尴尬的身份特征;“沙漠化,孤岛化”是他们内心的情感状态

这样一来,新生代农民工实际上处于一种“脱域”或者“离场”的生存状态。他们要么被现代化大工厂规训成为原子化的、没有情感的“生产机器”,要么在花天酒地的娱乐场所“消费”自己的青春和身体,要么孤独、落魄地徘徊在城市的边缘或“街角社会”……这样的境遇极有可能导致这样的后果:要么找不到归属感,对前途迷茫无措而消极颓废、得过且过;要么游离于城乡社会边缘地带,不受任何一方约束、规制而脱序、失范;要么二者兼而有之。无论哪一种情况,都不利于社会的和谐、进步。

   
上班干活,下班睡觉。这是目前很多进城打工的农民的生活写照。有调查数据说,相比过去,农民工文化生活丰富了许多,但是离他们的实际需求仍然有很大差距。据调查,80%的农民工业余生活是“睡觉”和“闲聊”。

因此,对于新生代农民工的文化生活建设,应从他们的新特点、新诉求和新倾向出发,把它纳入覆盖城乡的均等化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结合到和谐社会的整体建设框架之中。一方面,通过加快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让新生代农民工无差别地享受公共文化服务;另一方面,通过均等化的公共文化服务,使“脱域的”新生代农民工建立对社会的新认同,增强其共同体意识或“家园观念”,充分感受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除了“睡觉”和“闲聊”,上网、看电视依然是新生代农民工的主流活动,很大部分人处于“不怎么休闲”的状态之中;倘若要丰富一下休闲文化生活,又不得不去面对经济、心理等诸多方面的压力,“该怎么休闲”也是新生代农民工的隐痛。

建设社区化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与新生代农民工的日常生产、生活相联结、相融合。必须重心下移、深入社区,并与人们的日常生产、生活相联系、相融合,不能脱离人们生产和生活的实际需要。在这个方面,深圳市的经验值得学习。在深圳市,不但外来务工者可以无差别的享受公共文化服务,而且,许多社区图书馆、自助图书馆都建在这些务工人员的生活区、工厂、园区里面,他们一下班就可以方便地享受公共文化服务;许多文化活动也是由外来务工者自己组织、编排、演出,“讲述”的是他们自己的“故事”,深圳大浪羊台山青工艺术团就是这样一个由外来年轻农民工自己组成的艺术团。

www.999102.com,   
来自山东菏泽农村的李华在北京一家公司从事保安工作,今年19岁的他在岗已经快一年了。“除了上上网或看个电视之外就是回寝室睡觉”,这就是李华休闲文化生活的全部写照。“像看电影、旅游之类的活动一是没有钱,二来自己根本就不想动。觉得用单位的电脑或手机上个网之类的也挺好,从来就没怎么想着出去逛。”李华如是说。他一个月最多的花费除了生活费之外基本就是上网所需的流量费用了。

积极培育公共精神,使新生代农民工和谐融入社会。农民工在城市社会的公共参与形式不仅仅限制在社区公共事务的参与方面,城市政府在制定相关的政策法规时也可通过听证会等形式充分征求农民工的意见和要求,还可以以一定的比例吸纳农民工进入城市各级人大、政协和群体等组织之中。在社会融入、自我治理、公共参与中培育新生代农民工的公共精神,使之成为健康人格、服务社会的新一代公民。

   
同李华一样,他的几个同事也都大致处于这个年龄段,日常的休闲活动也都大多以上网聊天为主,公园商场一直没怎么去逛。他们虽然在北京生活挺长一段时间了,但是连单位周边的地理环境都还不很熟悉,有次要到附近银行办卡还是统一由单位人事员工带队过去的。“我们几个里头没一个人知道去那家银行该怎么走”,李华无奈地说。

给农民工搭建一个舞台

   
“对于我们这种工作来说,一天下来挺累了,哪还有时间精力去想别的。”其他保安也都认为在这里打工赚钱维持生计就已经足够了,好点的话还可以给老家寄些钱回去,至于所谓的休闲文化似乎离自己太过遥远。尤其对于那些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工人来说,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使得他们即便有追求休闲文化的想法,也都没有体力与精神头去做了,甚至是一下班就赶忙洗洗睡了。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副会长康式昭

   
在北京某旅社打工的王师傅是从河北农村过来的,在旅社工作近两年了。王师傅认为他平时接触到的打工孩子,多数不愿意与城里人打交道,反而喜欢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更别说主动融入城市文化生活当中了。这种心态的产生多与他们“亦工亦农,非工非农”身份特征有关,有一种先天的失衡感与自卑感。在这种心理因素的影响下,他们会更加封闭,即使有一些想要去体验的休闲文化生活也都被果断地放弃了。

最近,随着两位农民工歌手翻唱歌曲《春天里》的走红,农民工群体的精神文化生活再次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透过“旭日阳刚”那质朴、倔强且略带沙哑的嘶吼,人们强烈感受到的,是草根阶层对于生命艰辛困境的表达和对于青春梦想的执着追求。其所带给公众的震撼和启示已经远远超过歌唱这种艺术行为本身,农民工的文化生活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以李华为代表的一方是“不怎么休闲”,而还有一部分人是整天为“该怎么休闲”困惑挠头。许琳来自河南周口农村,一年前来到北京从事营销类工作,对自己的职业期望是能够在工作几年后升任部门主管。许琳充分利用着自己有限的业余时间,努力学习相关专业知识,不断给自己充电。除此之外,她还喜欢看电影和旅游等活动,可以说是“三高”(受教育程度高、职业期望值高、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高)的典型。既然想深造就要读书,许琳一有空了就到中关村、西单等大型图书商厦看书。“虽然我每次都能找到座位,但是总感觉还是少了些,基本上得上下几层楼寻找,否则就得站着了。”

当前,新生代农民工已经成为农民工的主体,他们的文化素养较高、视野开阔、易于融入城市,他们的追求正在由物质生活向精神层面拓展。把握新生代农民工思想观念的深刻变化对精神文化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努力丰富他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是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加强农民工工作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

   
“至于其他的休闲文化生活我就基本都靠单位组织了,自己花钱看电影太贵,门票动辄几十块上百块,像我们这种收入水平,扣去房租和生活费,每月不向父母伸手要钱花就不错了。如果真有闲钱我还想用它去上个培训班什么的。”这是很多和许琳处境类似人的共同感叹。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民工发展和精神文化生活,有些单位农民工文化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全社会关爱农民工的良好氛围正在形成。然而,在一些行业,在一些地方,在许多许多的城市,只偏重维护农民工经济权益,而忽视甚至漠视农民工精神文化需求的问题还相当突出;农民工文化生活贫乏、文化消费不足、文化需求不能得到基本满足、普遍处于文化生活饥渴状态仍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农民工的精神生活、精神抚慰和人文关怀缺失的问题也日益凸显。

   
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中已经出现了对休闲文化生活的“高渴求”现象,但现实生活条件的限制往往给他们浇上点冷水。当“高渴求”遇到“低现状”之后,这种强烈的落差更是让他们犹如置身于休闲文化生活的荒漠和孤岛。有专家指出,时间和消费能力只是造成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贫乏的一个原因。城乡文化隔阂,才是农民工精神文化生活遇到的最大障碍。

而一些权威的调查结果也让人备感沉重:八成农民工的业余生活是“睡觉”和“闲聊”;一本书都没有的农民工占四成;大部分农民工文化生活呈现“孤岛化”、“边缘化”、“沙漠化”,有些人甚至打架、赌博、涉黄。

    孤独心灵有寄托

有人曾这样描述进城农民工的生存状态:他们的文化,几乎成为被社会遗忘的角落;他们的精神,则始终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徘徊。

    “氛围的营造”与“环境的创设”

显然,要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仅靠每年数得清的几次文化“送温暖”活动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要从长远考虑,一是尽量把城市中的文化设施如文化馆、博物馆、图书馆等向农民工开放,在一些建筑工地,设立流动图书室、阅览室等,方便农民工借阅。二是就近的演出场所低票价为农民工演出,以正当的娱乐引导和满足他们的文化需求。三是对有文艺才能的农民工免费培训,并为他们提供展示其才华的演出舞台。这就需要政府部门重视,各级文化馆、群艺馆的积极参与,要让农民工们也享受到公共文化服务的成果。

   
不同于“扛着蛇皮袋进城”的父辈,“拖着拉杆箱进城”的新生代农民工放下了乡土梦;他们怀揣着城市梦,希望融入城市的生活,成为新市民

我们必须像关注农民工的讨薪那样,关心维护农民工的精神文化生活权益。无论如何,不能让广大农民工的精神文化生活沦为“孤岛”,荒为“沙漠”。

   
“要是能为我们组织个演出什么的就好了,让我们也高兴高兴”、“希望政府填补和完善农民工居住社区的文化设施空白,如图书室等”……采访过程中,记者随处都能听到这样的呼声和期盼。

文化是农民工融入城市的桥梁

   
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的甘相伟算是比较幸运的那种。小甘来自湖北省广水市的一个小山村,带着继续深造的梦想来到北大当起了保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冲着北大这块牌子来的。到这儿之后,甘相伟充分利用北大提供的优质教育资源,一有空就上自习、听讲座,最终通过成人高考如愿以偿地考取了北大中文系,圆了自己求学深造的梦想。现在的他正在着手进行文学创作,给自己丰富的娱乐生活增添了多彩的一笔。回想起当初的选择,甘相伟说:“能够到北大来真是太幸运了,这里的人文环境和文化设施是我圆梦的重要基础。”

文化部社会文化司司长于群

   
张凯,廊坊市固安县人,现担任北京大学保安分队长,电大在读。坚毅的面庞上时常挂着和善的笑容,与甘相伟不同的是,初中毕业的张凯当初完全是为了谋生才来到北大当保安的。“那时候自己刚从农村老家出来,根本没想过要深造,找这个工作纯是为了讨生活。可是自从来了队里之后,发现身边的许多同事都那么地爱学习,再加上北大浓厚的人文氛围熏染,我也就顺其自然地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了。”张凯说,在北大,上自习有自习室,看书有图书馆,看电影有百年讲堂……总之学校里头各种娱乐文化生活都有,自从来这儿之后张凯就没怎么太多出过校门。北京大学保安队王桂明队长告诉说,他们保安队尽可能为成员的发展创造条件,真诚地希望每个小伙子不仅收获薪水,还能够给自己一个更好的提升。

文化部社会文化司、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北京市文化局近日在京联合主办了“我们的节日”——群星奖优秀节目2011年春节慰问外来务工者文艺晚会。晚会以“保障外来务工者基本文化权益、丰富外来务工者节日文化生活”为出发点,在节日期间为广大首都外来务工者提供了一台既具有鲜明时代色彩和草根特色,又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节目,营造了欢乐、喜庆的节日氛围,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外来务工人员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视和社会各界对外来务工人员的关爱。

   
北大如此,别的地方也不例外。农民工的精神文化生活,已经引起了政府和社会广泛重视。近期,文化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民工文化工作的意见》,这是我国第一次对农民工文化建设进行全面部署。作为消除城乡二元结构鸿沟、推动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的重要举措,此举表明党和政府正在运用文化的力量,为2亿多农民工搭建起一座融入城市的坚实桥梁。

近年来,我们在保障外来务工者的经济权益和法律权益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在就业、居住、劳动保障、社会保障、子女教育以及城市落户等方面推出了相应政策,这些努力在保障农民工基本民生,促进农民工的“社会融入”方面起到了明显效果。但我们也看到,大量农民工缺少精神慰藉,关注农民工文化生活,加强农民工精神家园建设,促进农民工的“心理融入”就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文化可以发挥潜移默化的影响力,使农民工接受现代文明、城市文明、城市生活习俗等方方面面的影响和熏陶,加快其思想、文化、习俗的城市化;另一方面,参与文化生活,可以在精神层面增强农民工对城市生活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激励他们自强不息、奋发进取,以自信、乐观的心态迎接城市新生活。在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应当成为、也能够成为广大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的重要桥梁。

   
除此之外,文化部、财政部还出台了关于推进全国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免费开放工作的意见通知,明确到今年底之前,国家级、省级美术馆(站)全部向公众免费开放;全国所有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实现无障碍、零门槛进入,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全部免费开放,所提供的基本服务项目全部免费。这样一来,更多的农民工就可以直接享受文化生活“解渴”的快乐。

作为文化部主管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主要业务司局,社会文化司长期以来采取多种措施致力于保障外来务工人员的基本文化权益。如让外来务工人员可以免费进入图书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场所阅读图书或参加文化活动;依托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网上阅读、影视播放、知识讲座、信息查询等文化服务;推动各地广泛开展农民工艺术节等各种形式的文化活动等。

   
各地社区也开始关注新生代农民工的休闲文化生活,通过他们的有力组织和积极引导,许许多多“不怎么休闲”的农民工都参与到了专门为他们定制的活动中来,在祥和温暖的氛围中度过了一段段开心快乐的时光。前不久,天津市和平区劝业场街南京路社区在所辖区工地组织了“农民工运动会”,各种趣味运动吸引了众多的新生代农民工参赛,让他们充分感受到了体育竞技所带来的快乐。由外来打工者中的文艺爱好者组成的北京新工人艺术团,与所在社区合作,为农民工营造了一片精神家园。北京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和南京协作者社区发展中心联合组织,由农民工自导自演的话剧《一个民工的美丽期待》和《一个民工的幸福生活》,在全国很多地方进行巡演,好评如潮。这些演出在激励农民工更好地融入城市的同时,也增加了更多城市人对农民工的理解。

下一步,我们将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进一步加强外来务工者文化工作。一是充分发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性、公益性、均等性、便利性”的特点,将农民工作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服务对象之一,使外来务工人员与城市居民同等对待,享受无差别的公共文化服务;二是深入研究农民工的需求特点,为农民工“量身定制”文化服务,加强农民工文化工作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三是利用现有公共文化设施资源,加强对农民工的宣传与培训,提高农民工综合素质,消除农民工对公共文化设施的心理隔膜;四是以城市社区为载体,将农民工纳入社区管理。依托社区文化场所举办各种文化活动,激发农民工的热情和兴趣,促进农民工与本地居民的交往,让农民工逐步融入到社区文化生活中;五是积极建立部门协同机制,引导用工企业、文化企业、民间公益性组织等各类社会力量参与农民工文化建设,形成全社会共同关心农民工文化工作的良好局面。

    文化是农民工融入城市的桥梁

   
冯巩(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在农民工代际转化,新生代农民工逐渐成为农民工主体的背景下,他们对文化生活的需求呈现出很多新特点、新情况。与此同时,我们在保障农民工文化权益、开展农民工文化工作方面,也还存在着重视程度不够、系统研究滞后等问题,切实维护和有效保障农民工文化权益的行动势在必行。要积极引导农民工利用社区文化设施,通过文化交流促进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同时加快形成“政府主导、企业共建、社会参与”的农民工文化工作机制,发挥公益性文化单位骨干作用,继续加大公共文化场馆免费开放,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农民工文化建设,鼓励和引导各种民间公益性组织以各种形式参与到农民工文化工作中来,使之成为政府公共文化服务的有益补充。建立以需求为导向的文化服务产品供给机制。加强农民工文化需求调查,充分尊重农民工的文化主体地位,鼓励、扶持农民工文化团体发展,引导农民工参与健康文明的文化活动。此外,要建立稳定的农民工文化工作投入保障机制。将农民工文化工作日常经费纳入常住地公共文化服务经费统筹,逐步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农民工文化工作经费保障机制。

   
边发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文化是农民工融入城市的桥梁。通过调研我们了解到,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涌入城市后,业余文化生活总体上是匮乏的,而且在参加业余文化活动方面受到了极大制约。他们普遍缺少满足感,处于文化生活饥渴状态。建议为新生代农民工增加“精神食粮”,比如,建设农民工主题公园、提供健身器材、创办农民工俱乐部、增加文化娱乐设施,并通过财政投入和补贴方式降低相关的收费标准,为新生代农民工创造良好的休闲环境。同时,多开展适宜新生代农民工的社区文化活动,有意识地扩大业余文化生活的多样性,激发新生代农民工的参与热情,提高他们的业余文化生活水平。工会部门要监督指导用工企业把农民工文化建设纳入到企业管理体系中来,定期举办一些娱乐、体育活动,建立新生代农民工文化活动室和图书角。真正使一批思想性、趣味性和娱乐性较强的文化走进广大新生代农民工。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