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好的电影,我总会忍不住去看各式各样的影评,今天早上看完我不是药神后也是如此。没想到刷了N篇影评后,心情越来越沉重,沉重到有要窒息的感觉。

本片6月30日起全国影院可购票观看,今日可看,极其稀缺的现实题材喜剧外皮,多多支持。

好的电影会让人陷入思考,会让人产生共鸣。作为刚升级为二胎妈妈的母亲,片子中出现孩子的镜头让我非常有感触。电影里总共出现了三个孩子:程勇的孩子,吕受益的孩子以及刘思慧的孩子。只有程勇的孩子有名字,有台词,其他两个孩子都只有寥寥一两个镜头,没有名字,没有台词,但却是剧情发展的重要环节。

6月30日下午14:00在上海看了《我不是药神》的点映。宁浩导演监制,文牧野导演的电影,坏猴子影业从不让人失望,强烈推荐,【本片已经全国影院可看】。导演虽然是新导演但拍得非常老道,故事本身自不必说,除了最后几分钟为了过审,有几句台词有重配的迹象,其他地方无论是剪辑配乐光线色彩配乐完全预期以上,两个小时交给药神,看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正好半年点观影,但我愿意提前给个全年国产最佳。

先说吕受益的孩子,两次出现在剧中都是熟睡状态,而且睡得非常安稳。第一次是吕受益邀请程勇去他们家吃饭,吕受益说刚知道自己得病时孩子还在母亲肚子里五个月大,当时很绝望,想自杀,但是等孩子一出生看了第一眼就不想死了,想听孩子叫声爸爸。由于已经买到了便宜的印度药,且在贩卖印度药的过程中还能赚钱,吕觉得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突然有了希望,他跟程说搞不好还能活到当爷爷呢。口气非常轻松,似乎曾经笼罩在头顶的乌云已经全然散尽。是啊,对于众多的普通老百姓而言,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厮守在一起确实是比什么事情都重要的,只不过有时是需要经历过生老病死人才会对这点有深入骨髓的体会,我就是这样。

刚看的时候不觉得会好到想要写影评,就完全没有拿纸笔边看边记录,一觉醒来凭记忆只能记得这么多。

吕的孩子再次出现时剧情已经进入到很悲情的时刻。因为程害怕坐牢,把代理权让给了另外一个药贩子张长林,张违背诺言把要价抬高,导致吕断了救命的药,病情恶化进入了急变期。本来身体就很差的吕在化疗后更是羸弱不堪,为了不拖累家人,他半夜颤颤巍巍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老婆和孩子,目光无比地温柔,然后选择了自尽。说实话,吕自尽和后来黄毛惨死这两段我都没看跳过去的。曾经为了孩子求生欲望那么强烈的吕在这一刻选择了放弃,我很难想象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痛苦的心路历程。孩子在母亲的环抱里安静地睡着,他还那么小,一点也不懂人世间的苦楚,对他来说,有母亲温暖的臂弯就已足够。

《我不是药神》的情节细节台词表演细节风格确实是按照喜剧的标准来设定的,虽然是极其浓重悲剧底色,让人从大约30min后开始就是忍着隐约胸痛的笑意,不停听到左边大叔右边小哥掏纸巾的声音,看完后仿佛自己也有了白血病。题材特殊,过审上映不易,个人觉得使用喜剧表面风格不失为一种缓冲办法。

刘思慧的孩子印象中也只有两个镜头。程带领着五人小团队赚到钱后在一次美其名曰团队建设的活动中,用砸钱的方式帮刘思慧出了一口恶气,趁着酒劲执意要送刘思慧回家,拒绝无效后,刘选择了顺从。回家后刘很公式化地去淋浴,程也一脸油腻像地除去衣服,这个时候突然发现刘的孩子站在房门口,很显然是被吵醒了,头发散乱着,小小的身体,头上贴着小冰贴,眼睛大而无神,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看着程。一个镜头一晃而过,但是小姑娘的眼神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剧中刘的孩子应该在四五岁左右,照理说还是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耍横的年纪,但是她却早早地远离了这些,按照刘的说法,孩子的爸爸知道孩子生病后就跑了,平时只有刘自己照顾孩子,偶尔孩子的外婆也来帮忙看着。刘为了给孩子赚取高额的医药费,选择了卑屈的钢管舞女郎这个职业。可想而知,晚上小姑娘都是自己睡觉的,因为妈妈要出去跳舞。而且从程和刘的对话中,能推测出来程不是刘带回来的第一个男人,小姑娘也不是第一次被吵醒了。面对这些,小姑娘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是一种麻木,她没得选择,不能像正常孩子那样夜醒后躲在妈妈怀里寻找安慰,就跟她妈妈一样,只能选择接受眼前的一切。

喜剧氛围和舒缓观众体验的设计

小姑娘再出现已经到剧尾了,程勇被判刑,病友们自发列队送他,大家都把口罩解开,以此来表达对程的感谢。刘思慧在队伍中抱着孩子,也把女儿的口罩解开,这次孩子的目光很平和。

随便举几个例子。从带有性暗示的店名印度王子神油店开始,印着男性背肌的Van仔。

我的孩子一个已经到了猪嫌狗弃的年龄,成天不是吵就是闹。另一个尚在襁褓,吃饱睡醒就咧嘴乐。此时此刻,我心中惟愿包括孩子在内所有我爱的人都平安健康。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八个字所蕴含的温度。

程勇(徐峥)去说服牧师做他的渠道把药给教堂的病友的时候,有一段台词设计让我哪一场的观众笑声全片最大。牧师对程勇的合作意向表示拒绝,但程勇说:“上帝不是说了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是佛祖说的”,程勇继续说道:“上帝不是说了吗,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用宗教的错配的台词来营造的喜剧气氛是成功的。

999102澳门英皇赌场,© 本文版权归作者  泡泡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另外想提到的是“牧师”这一角色的设计也颇具喜剧感,刘牧师的土味英语,拆穿张长林被保安抬着赶走,等等许多情节设计起到了很好的喜剧担当作用。

印度药五人组挣到第一次钱,换装出店的夸张镜头也收获了观众的笑声。此时用的是《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韩国电影)的配乐,镜头也有类似,笑点十足。

程勇送刘思慧回家,刘去洗澡,程勇坐在刘床上脱衣服给了特写,脱衣服脱不下配合着污污的呻吟声很难不笑,最后刘的女儿(病童)此时突然出现更是爆笑。

关于意象和空镜的选择

开头有一个印象深刻的镜头,是展示印度街景的空镜与配乐节奏极其吻合,印度街上的狗张大了嘴巴,张嘴的频率也和当时那一刻的音乐声吻合,剪辑是十分用心了。

程勇一伙第一次成功卖掉进的货是用一段“mv”展示的,这样让剪辑紧凑,全片节奏合理。

离家打工白血病青年彭浩在猪屠宰场工作,白条猪挂满厂,血腥满地,给人以性命危机的暗示。

程勇在印度厂停产后回到印度去零售店买药时候街上狰狞的印度神像和推车上的铃铛降格拍摄,都恰当地体现了焦虑气氛。

印象深刻的台词和细节

大约全片五分之三左右,程勇五人组因为程勇想要退出发生散伙危机。全片一直讲英文God
bless
you的牧师在离开时候的那次却换成了中文,愿主保佑你,突然正经,意味着出大事了。

橘子。本片编剧结构注重呼应。例如吕受益第一次见程勇,程勇不待见他拒绝给他带药时候讲,吃个橘子吧。五人团散火一年后再见自杀未遂的吕受益,吕受益讲,吃个桔子把。吕受益死了,程勇在楼道见到黄毛,黄毛在吃橘子

悲喜切换的节奏精妙

程勇被吕受益带到歌厅,看到了钢管舞女,她就是那个病友群群主。程勇问吕受益,她像是病人吗,观众会笑,而下一句,她不是,她女儿是,大家都笑不出来了。

程勇在密室联系了各大医院病友分群,大家都带着口罩,程勇说能不能把口罩摘了的一段,也是悲喜切换。

程勇一伙第一次成功卖掉进的货一段,欢乐的音乐类mv的剪辑,欢乐的气氛在程勇父亲进手术室戛然而止。

程勇拿钱逼迫歌厅老板也就是刘思慧的上司跳钢管舞,看着直男的钢管舞,观众自然都是大笑,下一个镜头就变成刘思慧突然就含泪。

……

编剧中恰当的人物设定

五人印度药分销团,各有担当。上游渠道担当程勇,下游渠道担当刘思慧,武力担当彭浩,发起人吕受益,特殊渠道牧师,四男一女,设定得当。

这本身是个四川故事,新闻中国药神本不是上海活动。但背景改在上海,设定一个牧师,在教堂发药,教堂的座位上坐满了戴口罩的病友。加上了宗教元素让内涵丰富,而上海的教堂还真是多,真的常见教堂里,带着口罩的老年人。也呼应“药神”名字的的偶像和宗教感。

让我对编剧吹毛求疵一下

编剧套路感还是存在。例如黄毛彭浩理了发,熟知这类片子套路的观众就知道他死定了。程勇送儿子出国成功了,那么他坐监坐定了。

因为审查而产生的问题

程勇庭审最后陈述中,“明天会更好”口型似乎对不上。明天会更好这句这真的很尴尬。

但ED据说是《辩护人》(著名韩国电影,民主化主题)的片尾曲,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笔者最后再自己按照矛盾冲突的顺序把情节流水捋一遍,可以看出打戏和追逐戏的分布也很恰当合理。

没看过的朋友【请结束阅读】,见谅。本片6月30日起全国影院可购票观看,请多多支持。刚看的时候不觉得会好到想要写影评,就完全没有拿纸笔边看边记录,现在一觉醒来凭记忆只能记得这么多。再次强烈推荐,题材特殊,过审上映不易,愿为本片做一回人肉水军。两个小时交给药神,看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

2002年,上海。中年男子程勇(徐峥)租店铺开印度神油性药店,交不上房租,有一要好邻居帮忙应付房东。程勇本人和前妻离婚前妻再嫁,和前妻育有一子。邻居看他穷困介绍一位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的委托印度走私印度仿制必备药格列宁的生意,程勇拒绝但留下了吕受益的联系方式卡片。

程勇依次遇到了前妻嘲穷欲带儿子移民,父亲养老院花钱多后又生病花销更大超过支付能力的问题,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锁门,砸破窗户进店找到吕受益的联系方式,在吕受益一定能卖出去的保证下同意去印度带药。此时有白血病患者冲击格列宁公司的情节。程勇通过其之前在印度进印度神油性药的渠道找到了印度仿制格列宁的厂家老板,谈妥了代理回上海,和吕受益在医院买药无果,于是联系了上海各大医院白血病病友群总群主刘思慧(谭卓),职业为酒吧钢管舞女,其女儿为白血病患者。召集各大医院分病友群群主面见,打通病友群渠道。又联系认识许多白血病病友本人也是患者的刘牧师(杨新鸣),打通教堂教友渠道。某次运货途中吕受益遭遇离家猪屠宰场打工白血病青年彭浩(章宇)抢药(追逐打戏1),刘思慧认识此人调解,彭浩入伙。

至此5人团队集结,全部渠道打通,当月实现盈利,此时定价一瓶5000,德国格列宁原版4万。许多患者送锦旗感谢。

好景不长,程勇代理的印度仿制药被被患者家属误解为有问题,拉扯维权,和患者家属沟通后找到了职业假药贩子张长林(王砚辉)冒充院士推销假格列宁(主要成分为面粉)的场子,5人团在推销诈骗现场打起来(打戏2),揭穿张长林入警局时候了解到贩售假药量刑15-20年。

但张长林出来了来程勇店里要求程勇把代理权给他,否则报警拖程勇下水,程勇拒绝,第二天就有警察来搜查印度王子神油店但只搜出了锦旗,药藏在屋外垃圾桶。

此时大约进行到全片3/5,程勇为避免入狱决定金盆洗手,同意把代理权转给张长林,团队火锅中不欢而散。

时间跳转到一年后,程勇入行服装制造,月盈利几十万。此时吕受益的妻子来找到程勇说张长林被通缉失踪,印度药源中断,吕受益无钱治疗绝望自杀未遂住院。程勇看望吕受益,决定重操旧业。重新召集刘思慧,刘牧师,彭浩开始拒绝但发现程勇定价500不盈利决定重新加入。

于是市场上又出现了印度药。负责假药专案组的警察曹斌(周一围)在格列宁厂家对警察部门的压力下的被上级勒令限期抓到潜逃一年多的王长林。在患者居住集中区找到拿着印度药的患者并拘留,但患者拒绝透露药来源,并对曹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曹斌放人。张长林潜入程勇家敲诈程勇要了30万逃命费,但还是被捕,被捕后也拒绝供出程勇。曹斌怀疑程勇来服装厂见他,但被程勇搪塞过去。

在德国格列宁的压力下印度政府也开始严查印度药生产厂家,源头渐渐中断。程勇到印度到零售门店回购,成本变成2000一瓶,程勇自己贴价维持500一瓶的价格。

程勇和彭浩卡车运药过程中发现警察埋伏,彭浩开走车和警察追逐(追逐打戏3),最终被大货车撞死。曹斌送其到医院,程勇追到医院。曹斌最终良心谴责离开专案组工作。

最后一次程勇运药被警察埋伏,抓住,判刑5年。定罪后在囚车上开过一条路,边上尽是受益患者,恍惚间程勇看到了已死的吕受益和彭浩在人群中的身影。

时间跳转到程勇出院,曹斌开车接他,说格列宁已经纳入医保。全剧终。

再次强烈推荐,题材特殊,过审上映不易,愿为本片做一回人肉水军。两个小时交给药神,看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本片6月30日起全国影院可购票观看,今日可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目時映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