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得零售者得天下是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的共识。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发现,多家银行将零售业务作为重要发力方向,2017年信用卡和消费贷业务增长迅猛,成为银行利润增长重要支撑点。分析人士预计,今年信用卡和个人消费将是个人贷款增长主要方向,消费…

消费金融助力股份制银行“超车”

  “得零售者得天下”是商业银行在利率市场化大背景下的共识。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发现,多家银行将零售业务作为重要发力方向,2017年信用卡和消费贷业务增长迅猛,成为银行利润增长重要支撑点。分析人士预计,今年信用卡和个人消费将是个人贷款增长主要方向,消费贷仍有较大发展空间。从多位银行高管表态看,信贷结构将进一步向零售业务倾斜,将以金融科技为抓手,助力零售转型。

金融科技重塑银行业零售格局

  零售业务助推业绩增长

以房贷为主力的信贷零售化潮水退去后,消费贷款迅速崛起,银行业零售格局正在重塑。2017年半年报显示,信贷资源向个贷倾斜明显。但受房贷“拖累”,以往按揭业务大户——四大行个贷占比在25家上市银行排名均有所回落,而浦发、平安、中信等凭借消费金融迅速发展实现“超车”。

www.999102.com,  不少股份制商业银行都将零售业务作为重点,零售业务对利润增长贡献功不可没。作为最早发力零售的银行,2017年招商银行(港股03968)零售金融业务税前利润475.95亿元,同比增长7.94%,占业务条线税前利润的56.52%;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1062.21亿元,同口径较上年增长8.49%,占营业收入的51.29%。

目前来看,多数股份行将“金融科技”作为零售业务的核心推动力,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入口实现场景化批量获客、降低获客成本;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实现客户深度经营和风险控制。分析人士指出,客户使用场景的日益线上化使得竞争发生了维度上的变化,“弯道超车”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的现在变成了可能。

  平安银行(行情000001)年报显示,2017年,零售业务营业收入466.92亿元,同比增长41.72%,在全行营业收入中占比为44.14%;零售业务净利润156.79亿元,同比增长68.32%,在全行净利润中占比为67.62%。

个贷占比排名“大挪移”

  中信集团副总经理、中信银行(港股00998)董事长李庆萍表示,零售转型效果很好,业务结构调整符合预期和规划目标。年报显示,2017年中信银行零售银行业务实现营业净收入522.65亿元,比上年增长28.44%,占营业净收入的35.42%;零售银行非利息净收入335.5亿元,比上年增长41.1%,占非利息净收入的62.67%,提升9.9个百分点。

同业业务压缩之下,商业银行纷纷抢食个人零售的“蛋糕”。华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贷款扩张7.32%,明显高于总资产4.14%的增速。其中,信贷资源向个贷倾斜明显,上半年个人贷款较年初增长8.35%,高于对公贷款6.50%的增速;期末个贷占比35.3%,环比年初提高了0.3个百分点。

  国有大行也开始在经营策略上向零售领域发力。比如,建设银行持续推进零售业务优先战略,2017年个人银行业务税前利润占比达45.95%,较上年提高2.16个百分点。2017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4.21万亿元,较上年新增6274.20亿元,增幅17.50%。

某大型股份制券商分析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过去为银行主要收入来源的公司业务正受到金融脱媒的影响,同时面临利差收窄、企业信用风险增加等方面压力;另一方面,上半年银行同业业务“缩表”严重,贡献的利息差净收入持续下滑。这种情况下,零售银行逐渐成为银行收入增长的重要引擎。

  交通银行方面,2017年个人金融业务实现利润总额人民币253.77亿元,同比增长23.74%;零售业利润占比较2016年上升6.67个百分点至30.48%,零售业务带来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02.29亿元,同比增长19.59%;境内行个人客户总数较年初增长18.19%。

从个贷余额绝对数值来看,四大行优势依然明显。Wind数据显示,四大行个贷余额一直稳居行业前列,2017年6月末四大行个贷余额占25家上市银行个贷总额约为63%。从个贷占贷款总额的比例来看,四大行个贷占比较去年同期均有所增长,但在行业增速明显的情况下,四大行的排名却出现回落。

  消费信贷增长迅猛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建设银行2017年6月末个人贷款余额为48855亿元,个贷占比为39.06%,在25家上市银行中排名第四,较去年同期下降一位。中国银行上半年个贷增速为9.28%,较上年同期下降7.7个百分点;个贷占比为34.54%,在上市银行中排名第11,较去年同期下降三位。农业银行上半年个贷余额为36849亿元,个贷占比同比增长2.9%,排名下跌三位至第十名。工商银行上半年个贷余额为45751亿元,个贷占比较去年同期增长2.46%,由去年第十跌至第十二位。

  光大证券分析师张博玉表示,2015-2016年银行个贷主体是房地产按揭贷款。2017年以后,信用卡贷款和零售消费贷款保持快速增长,个人房贷占比在银行个人贷款中相对下降,预计2018年个人贷款中信用卡和个人消费将是增长主要方向。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今年上半年,部分股份制银行重点发展零售业务,个贷占比迅速提升,甚至在排名上实现“反超”。其中排名提升最明显的为平安银行,2016年6月末其个贷占比为33.63%,这一比例在今年上半年迅速提升为41.21%,排名也由去年第六跻身第三名,仅次于招商银行和常熟银行。

  作为零售业务重要载体,信用卡仍是银行发力重要方向。从信用卡累计发卡量看,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招商银行信用卡发卡量突破一亿张。招商银行年报显示,信用卡累计发卡10022.72万张,流通卡数6245.68万张,较上年末增长37.27%,2017年招行实现信用卡交易额29699.92亿元,同比增长30.56%;信用卡贷款余额4912.3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0.10%。

排名跃升最快的是浦发银行,去年上半年其个贷占比为30.00%,在上市银行中排名尚未进入前十名,今年上半年该比例迅速提升为38.60%,排名上升7位;一直以对公见长的中信银行的个贷占比跃升速度仅次于浦发银行,由去年的第14位上升至第8位,今年上半年其零售贷款增量达到公司贷款增量的18.41倍。

  另外几家股份行信用卡业务同样表现不俗。在增速方面,2017年末民生银行信用卡同比增长119.37%,累计发卡量达3873.86万张,报告期内新增发卡量1040.22万张;平安银行去年全年新增发卡1509万张,同比增长80%。

而信贷占比最高的仍旧是招商银行和常熟银行,今年上半年信贷占比分为48.08%和45.45%,稳居第一和第二名。

  在消费信贷方面,平安证券分析师刘志平表示,参考海外发展经验,从消费信贷占比及社会消费增长看,国内消费贷仍有较大发展空间。对银行而言,消费信贷具有轻资本、高回报特点,在未来银行把战略重心更多向零售迁徙背景下,消费信贷将成为银行零售转型重要突破口。过去几年,银行消费信贷业务增长呈上升趋势,银行间竞争趋于激烈,不少银行开始加大对消费信贷的倾斜。

消费金融强势崛起

  比如,建设银行年报显示,2017年末个人消费贷款1926.52亿元,较上年增加1176.13亿元,增幅156.74%,主要得益于“建行快贷”快速发展,2017年末“快贷”电子渠道个人自助贷款余额1563.39亿元,新增1274.64亿元。

“就大行零售业务而言,其按揭贷款的占比明显要高于其他类型的银行。去年建行的按揭占比达到82%,其余三大行均为77%左右。个贷占比排名下降主要还是跟房贷增速放缓有关,去年房贷超高速的增长是不正常的现象,今年以来房贷增速逐渐回归到正常水平。”上述股份制银行分析师指出。

  股份行方面,招商银行2017年末消费贷款余额913.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2.57%,占零售贷款(不含信用卡)增量的比例较上年末上升10.93个百分点;平安银行2017年累计发放消费金融贷款2712.37亿元,贷款余额达3563.5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6.35%;中信银行2017年末网络信用消费贷款余额248.5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68.99%。

作为佐证的是,支撑四大行个贷迅速增长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业务,上半年增速出现明显下滑。中国银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长9.28%,较去年同期下降了7.7个百分点。而农业银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速为11.6%,同比下降4.5个百分点。工商银行比年初新投放了3746.9亿元按揭贷,同比增长11.6%,较去年13.7%的增速下降了2.1个百分点。建行业绩报告中也指出,个人住房贷款增幅为9.50%,增速较上年同期放缓。

  金融科技保驾护航

以房贷为主力的信贷零售化潮水退去后,消费金融迅速崛起,成为股份行零售占比快速提高的驱动力。以排名提升最为明显的平安银行为例,中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其零售贷款余额6570.3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1.46%;利润的构成中,上半年零售金融业务利润总额占比从去年的29%提升至64%。具体来看,消费贷款和信用卡业务成为拉动零售业务两大“引擎”。上半年平安信用卡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长14.84%,消费金融上半年新发放贷款同比增长255.49%。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从贷款结构上看,2017年上市银行新增信贷资源进一步向零售领域倾斜,零售贷款在全部贷款中占比提升3.1个百分点。其中五大行新增零售贷款仍以个人按揭为主;股份行新增零售贷款进一步向消费金融领域倾斜。

排名飙升最快的浦发银行,上半年消费及小微金融贷款余额为8182.04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0.50%;该行同时也在大力发展信用卡业务,2016年信用卡新发卡量达1602万张,在上市银行中新发卡量排名第一,今年上半年信用卡业务总收入同比增长94.05%。

  从不少银行高管表态看,2018年信贷投向将向零售倾斜的态势将延续。建设银行行长王祖继此前在谈及未来信贷布局时介绍,今年建设银行信贷布局总体来说要围绕支持实体经济。对公基本建设、基础设施等一直是建行的优势业务。中国经济结构进入调整期,消费对经济拉动作用不断增强,零售业务、消费金融也是重要投放领域。

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华夏银行信用卡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562亿元、3025亿元、2477亿元、2080亿元、958亿元,占个人贷款的比重分别为26.81%、26.72%、33.10%、31.65%、34.02%;除平安银行外,均出现上升。

  交通银行副行长侯维栋表示,扩大零售业务占比是交行业务转型重点之一,近两年零售业务利润贡献度持续以2-3个百分点的速度提升,2018年交行信贷规模仍将向零售倾斜。

“股份制银行个贷占比排名快速提高主要由消费信贷拉动,从宏观角度来看,经济增长驱动力发生变化,过去经济增长依靠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现在消费对GDP贡献就超过60%,在这个背景下,零售业务发展面临比较好的契机;此外,经济下行区间,公司贷款风险相对较大,信贷资源会重点向资本占用及风险相对较低的个人贷款倾斜。”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指出。

  在发展零售业务的过程中,各大银行也不约而同将金融科技作为重要抓手。招商银行提出要举全行之力打造“金融科技银行”,作为“轻型银行”战略的深化。借助金融科技推动零售业务的网络化、数据化、智能化,实施“移动优先”策略。数据显示,金融科技带动该行客户数迈上新量级,零售客户数突破1亿户;招商银行APP、掌上生活App用户数合计过亿,月活跃用户超4500万户。

华创证券分析师认为,信用卡业务相较经营性贷款,收益率没有明显劣势而风险更低,是近年来快速发展的优质业务。股份行在这方面相较城商行、农商行占比明显要高很多,主要原因包括:股份行在核心城市布局广泛,营销能力与客户基础更好;信用卡业务具有规模效益,发卡量盈亏平衡点较高,相比之下,小型银行缺乏经济性。

  交通银行表示,将加大信用卡与消费信贷业务创新力度。2017年,交行在业内首推手机信用卡服务体系,实现信用卡“当场申请,立即使用”的业务模式,开启信用卡“无卡时代”和秒级服务体验时代。

“消费金融快速发展的一个原因是随着新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消费信贷市场空间巨大,此外伴随中国征信体系不断完善,贷款风险整体可控。”某大型股份制银行零售负责人表示:“在互联网技术的助推下,能够有效控制运营成本,以前我们做一单五千块钱的消费贷款,背后的成本要远远超过收益。现在通过大数据支撑,至少是风控识别和管控上做了很多工作。”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金融科技打造零售银行“4.0时代”

更多

虽然个贷占比位次出现“挪移”,但从零售业务整体贡献度来看,中小行收入和利润贡献仍偏低,四大行和少数股份行仍占据优势。

根据2016年年报,从零售业务收入的占比来看,国有四大行及招行、民生、中信、平安、光大占比均超过30%。而其他银行的收入占比相对较低,大部分在20%以下。从零售业务的利润贡献率看,四大行2016年零售利润贡献率相应较高,平均达到34.8%。

华创证券分析师指出,几乎所有已公布中报的股份行不约而同的将“金融科技”作为零售业务的核心推动力,希望通过边际成本低、客户体验好、覆盖面广泛的互联网入口来解决零售的获客高成本问题,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来解决零售风控的高成本问题。

从发展空间及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小银行也因其更全面的理财产品和更贴心的客户服务,逐渐赢得消费者的信赖,互联网工具的普及更有利于中小银行快速、低成本的弥补网点渠道的劣势,与大行的差距在逐步缩小,市场份额稳步提升。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使得“弯道超车”在当下变成了可能,客户使用场景的日益线上化使得竞争发生了维度上的变化,银行的资金端、客户端的优势与互联网渠道力量的结合有可能创造新的竞争格局。

麦肯锡今年在“关于中国银行业转型与创新系列白皮书”中提到,2016年开始,随着利率市场化、对公不良信贷激增和互联网金融的崛起,零售银行正在全面迈入由全渠道银行、智能投顾、区块链、大数据和物联网为基础的数字化银行,即进入零售银行“4.0时代”,集约化、智能化、数字化成为零售银行新趋势。场景化批量获客模式帮助零售银行实现客户的规模化增长,智能化、精细化的大数据技术带来新的客户深度经营和风险控制,数字化和金融科技打造全新客户体验,新电子账户体系助力零售银行推动数字化和全渠道战略。

董希淼指出,在新的竞争格局下,四大行在零售方面传统优势仍然难以撼动,竞争会更多在股份行之中展开,脱颖而出的主要因素包括零售战略整体规划、资源投入程度、金融科技等手段的运用。

□本报记者 张晓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