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传统工业集中的河北石家庄,在北方的雾霾中最先站在了环保治理的生死线前。
11月20日晚间,华北制药(600812.SH)公告称,收到石家庄市大气和水污染防治指挥办公室下发的
《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2016]第 1
号)(下称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

上海11月22日 –
中国河北省发力治霾对相关企业的影响逐步显现,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近两日连续发布公告称,已接到石家庄市政府通知,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预计此举将影响公司今年利润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传统工业集中的河北石家庄,在北方的雾霾中最先站在了环保治理的生死线前。

公告指出,公司日前收到石家庄市大气和水污染防治指挥办公室下发的《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石家庄市政府决定对市工业企业,特别是制药、水泥、铸造、钢铁、煤电、焦化和锅炉等重点行业实施严格调控措施。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
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

  11月20日晚间,华北制药(600812.SH)公告称,收到石家庄市大气和水污染防治指挥办公室下发的
《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2016]www.999102.com,第 1
号)(下称“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

华北制药表示,公司已拟定相关停限产实施方案上报市政府相关部门,争取早日复产。此次停产的范围为公司及石家庄市内子公司。目前公司主要产品均有一定规模的备货,按相关单位停产至年底初步测算,制剂产品销售不受影响,不会对公司当期收入产生影响,原料药部分将影响公司当期利润5,000万元左右。

  次日,华北制药和石药集团(01093.HK)临时停牌。前者表示若停产至年底,“原料药部分将影响公司当期利润5000
万元左右”;后者称,其“正向石家庄市政府申请准许继续进行其在石家庄的正常制药生产”。

公司正积极与政府进行沟通,并同时做好市场的相关安排,全力维护公司平稳运行,停产期间公司将安排设备的大修、维保等工作,争取把影响和损失降到最低。此次停产的具体时长将按政府部门的有关要求实行。

  9月中下旬以后,石家庄市经历连续五次共28天的重污染天气过程,导致空气质量持续恶化。该市环保系统于18日召开了“决战45天利剑斩污行动动员大会”,要求执法监管毫不留情。

中国证券报今日报导称,为完成大气污染防治年度目标,河北省近期接连下达了1号、2号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其中2号调度令决定对完成大气污染防治年度目标任务进度滞后、近期污染严重的城市实施重点调度,涉及石家庄、保定、沧州、衡水和定州、辛集6市。
而10天前河北下发大气污染防治1号调度令,成为全国首个在大气污染防治上实施调度令制度的省份。1号调度令提出,对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市及定州、辛集市10市的水泥、铸造、钢铁、火电、焦化等重点行业和燃煤锅炉实施生产调控措施。
石家庄市政府为确保2016年PM2.5年均浓度不出现“不降反升”问题,对钢铁、火电、化工、制药、水泥、玻璃、陶瓷、钙镁等大气污染物排放企业,实行最大程度的关停限产,全市将有近千家企业被关停或限产。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此询问环境保护部(下称“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该中心有关人员回复涉及药业限停产的情况时说:不清楚。

而另一家港股上市药企–石药集团
公告称,正向石家庄市政府申请准许继续进行正常制药生产。

  以石家庄为基地之一的我国抗生素产业,属于典型的发酵类工业,一直都是产生工业“三废”(废气、废水、固体废弃物)的重灾区。

注册地在石家庄市的上市药企共有六家,包括华北制药、石药集团、以岭药业
、常山药业 、石四药集团 和神威药业 。
另据中证报统计显示,在石家庄的多家上市公司中,除药企外,还包括建投能源
、河钢股份 、东方能源 、通合科技 与新澳股份 。

  “它们有时候宁可罚款也不愿意彻底淘汰这些老旧的产业和产品。”22日,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医药行业观察人士就此话题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污染严重的企业多数都是低端制造产业,科技水平不高,这就造成了它们转型艰难;而即便痛下决心转型,也要面对原来生产线上员工的安置问题,处理不好都是大问题。”

参看相关细节,请点选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 here

  对多个行业严格调控

here (发稿 边竞; 审校 林高丽)

  事实上,不仅是制药行业,调度令称,9月中旬以来石家庄市连续出现多个重污染天气,在全国71个重点城市排位持续倒退,完成全年PM2.5浓度下降10%的考核任务极其艰难。按照《石家庄市利剑斩污行动实施方案》和市政府有关要求,决定对全市工业企业,特别是制药、水泥、铸造、钢铁、煤电、焦化和锅炉等重点行业实施严格调控措施。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分析结果显示,自今年10月1日以来,石家庄已成为京津冀区域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PM2.5浓度均值比第二严重的保定高出18%左右,比区域内13个城市的平均值高出了近60%。

  11月14日,环保部发布了10月重点区域和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结果也显示,石家庄排名第74,位列倒数第一。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华北制药、哈药集团、石药集团和鲁抗医药等四大药企的青霉素产量占国内青霉素总产量的75%,同时,这四大药企也是工业“三废”的排放大户,不仅废物成分复杂,污染危害也十分严重。

  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副司长胥树凡此前曾公开表示:“生物医药产业如果在发展过程中不注重环境保护,大量排放污染物,破坏环境,损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那就与其救死扶伤、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目标和宗旨背道而驰。”

  “特别是现在的产业发展都向集中式的园区化方式发展,使得相关的环境问题在地域上更加集中和突出,影响更显著。”胥树凡说。

  胥树凡介绍,近年来,环保部陆续发布了六个针对制药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这些标准针对不同类型的医药生产企业、不同的期限、地域、排放污染因子等都作出了排放的限制规定,控制污染因子的类别除了传统的常见污染因子外,还增加了一些医药中间体,这是过去没有的,实际上也是对制药行业提出了新的更高的环保要求。

  不过,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无论是今年5月,中央环境保护督查组向河北省反馈督查情况,还是河北省提出的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查组督查反馈意见整改方案中,均没有明确提及药厂停产或限产的要求。

  中央督查组只是要求河北省“采取有效措施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切实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加大水环境治理力度,坚决遏制水质恶化问题”。

  河北省提出的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查组督查反馈意见整改方案,以及确定的整改措施清单,也只是要求“加快钢铁、煤炭去产能”“严控高耗能、高排放新增产能”“强化工业污染源日常监管”,以及“开展散煤、焦化行业、露天矿山和道路车辆4个污染整治专项行动,进一步降低污染排放强度”“停产整治一批排放不达标露天矿山,修复绿化一批责任主体灭失的露天矿山”。

  此外,河北省大气办对河北省污染传输通道城市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市及定州、辛集市下达的大气污染防治1号调度令,也没有明确要求关停药厂。

  环保督察办公室在督察中发现石家庄某石膏厂无组织排放严重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环保部了解到,近年来,河北省违法违规上马项目问题突出,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严峻。以石家庄市为例,该市近段时间空气质量指数(AQI)指数急剧上升,存在PM2.5不降反升的风险。

  11月17日,河北省大气办发出大气污染防治2号调度令,决定对完成大气污染防治年度目标任务进度滞后、近期污染严重的城市实施重点调度。2号调度令涉及石家庄、保定、沧州、衡水和定州、辛集6市。针对医药企业,2号调度令要求,“实行驻厂监督,确保环保设施正常运行和稳定达标。”

  保产业还是保环境

  石家庄此番“利剑斩污”,也将诸多产业发展与环保治理之间多年的矛盾再度升级。

  对聚集了众多制药企业的医药重镇石家庄来说,这就意味着,包括石药集团、神威药业、华北制药和以岭药业等国内知名药企都将自此进入没有明确复工期的“冰封期”。

  “目前,公司主要原料药、制剂产品均有一定备货,短期内销售不受影响,但鉴于尚无法确定此次停产的具体时间,上述事项对公司生产及业绩的具体影响尚无法预测。”华北制药公告指出。

  而涉及农兽药原料药生产的新奥股份(600803.SH)于21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所属位于石家庄的两家下属子公司近日收到所在园区关于上述“调度令”的紧急通知。经财务部门测算,若上述两家子公司所有产品全部停产一个月,在综合考虑人工费用和固定资产折旧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将使公司营业收入减少7500万元,净利润减少1200万元。

  “环保成本太高了,都要达标就会破产,钱花不起,现在这些工人怎么办?”石家庄某药企相关负责人22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我们这些年已经升级换代了一些老旧污染严重的品种,但是产品转型也不是三年五年就能替代的,而且普药品种升级的空间也很有限。”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国、世界第二大OTC药物市场和世界第五大医药市场。

  发酵类制药工业的生产特点是生产品种多、生产工序多,使用原料种类多、数量大,原材料利用率低。一般一种原料药往往有几步甚至十余步反应,使用原材料数种或十余种,甚至高达30~40种产生的“三废”量大,废物成分复杂,污染危害严重。

  近些年国内发酵类制药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发酵类制药废水。摄影/章轲

  也因为这一现实原因,污染问题几乎与中国原料药和仿制药为主的制药产业发展始终并行,找不到根本解决的方法。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几乎所有抗生素类企业都尴尬地面临因为污染被点名被罚款的现实问题,哈药股份(600664.SH)、联邦制药(03933.HK)、海正药业(600267.SH)等大型制药企业也曾在环保部门督查整改名单中。甚至,有的企业整改后也难以达到标准,屡屡“上榜”,如联邦制药,从2004年至今的十二年时间里,就有九次被环保部门点名批评、减产限产甚至关停。

  以污染问题多次被曝光的哈药为例,哈药股份曾在其公告中表示,“近年来,公司已累计投入4亿元用于清洁生产和环保治理,主要建设了废水预处理及污水处理、气味、锅炉烟气、噪声等各项污染处理设施。每年各项环保设施的运行费用在5000余万元。”

  而即便是对于能够根除污染问题的异地搬迁投资,哈药在其2010年年报中也曾悲观地表示,由于异地建厂的投资巨大,原料药产品的附加值低、利润空间微薄,预计投产后2~3年内将不具备竞争优势,因此“极易造成企业处于亏损境地,造成企业无法生存的后果”。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